郎木寺:深藏在甘南特秘境的世外桃源

来源: 远方的家(2020年6月第6期)
字号:






编辑手记

  郎木寺,可并不是寺庙,而是甘南和四川省交接处的一个小镇,这里联结了两个省份,融合了藏、回两个和平共处的民族。这里不仅有未被侵扰的天然之景,更有淳朴而虔诚生活的人们。作者带着对这片迷人天堂的向往进入这里,领略它的原始与纯美。

  一百多年前,美国传教士罗伯特·埃克瓦尔的《西藏的地平线》,用饱含真情的笔墨,将郎木寺描绘成一个“神”创造的迷人天堂,向西方展现了郎木寺这方人间净土的纯净和美丽,使得郎木寺这个甘南小镇名扬海外:“这块土地本身和它的整个地平线一样无与伦比。藏区的天空确有它独特的趣味,远处,在地面和天空连接处,苍白阴暗的流雪勾画出地平线的轮廓。夏天,这里绿草如茵,草丛中点缀着彩色的斑斑点点,野罂粟花在翩翩起舞。在地平线的远方,那儿是块无名地,惊奇便由此而生。”带着对这片梦幻中的香格里拉的神往,我只身从兰州出发,踏上213国道,直奔郎木寺。

郎木寺 金盆养鱼圣境





  到达郎木寺已是晚上了,匆匆忙忙地在郎木寺镇入口的龙江源酒店住下,随便扒拉了两口饭后倒头便睡。第二天早早地醒来,出了宾馆,乘着薄雾前往达仓郎木寺。穿过半坡的山门入寺,路边的白塔前一个卓玛早早地前来膜拜,默默地对着白塔一个接一个认真地叩着长头,还有更多的信徒手摇着转经筒围着寺院进行转经。登上高坡,整个郎木寺镇尽收眼底,罗伯特·埃克瓦尔的《西藏的地平线》所描述的“香格里拉”之景出现在眼前。

  袅袅的桑烟优雅地从金碧辉煌的寺院中升起,没升多高便开始向四周弥散开来,像一层薄纱笼罩在白龙江河谷之中。随着寺院中绵远悠长的颂经声如一曲低沉的草原长调在山谷中响起,河谷上空低垂的晨雾便如曼妙的轻纱缓缓掀起,金碧辉煌的寺院建筑群,还有无数木板民居板房就在“金盆养鱼”的白龙江河谷中显现出来,如梦如幻,宛若仙境。“金盆养鱼”是对郎木寺地形极其形象的描述:郎木寺镇的东面是巍峨突兀、怪石嶙峋的红色山崖,西南面是郁郁葱葱的林木森森的纳摩大峡谷,西面是山丘,北面则是青松覆盖的高台山,郎木寺镇便如养在盆底的一群金鱼,静静伏卧在白龙江河谷的盆地之上,安享着这里的宁静。









  初闻郎木寺,以为它是一座寺庙的名字,后来才知道其实它是一个镇的名字。这片谷地藏语称为“德合仓郎木”(“德合仓”意为老虎洞,“郎木”意为仙女,合称老虎洞仙女),中间有一条宽不足2米的小溪缓缓流过,河水名叫白龙江。江的北岸是甘肃省碌曲县郎木寺镇,南岸是四川省若尔盖县红星乡,由于两岸相隔只有几米,所以人们便将这片川甘两省的两个乡镇统称为郎木寺。北岸的“安多达仓赛赤寺(郎木寺)”和南岸的 “安多达仓纳摩寺(格尔底寺)”一衣带水,隔江相望,法鼓之声相鸣,螺号之音和应,使这块充满神秘色彩的地域笼罩在浓浓的安静祥和之中。

  这时暖暖的阳光开始钻出厚厚的云层洒在郎木寺镇,仿佛佛祖的灵光乍现,寺庙的金顶、以及屋脊上的金色法轮、灵兽等法物在阳光的照耀下金碧辉煌、熠熠生辉,整个小镇弥漫在庄严祥和的气氛之中。此时小镇及寺院中只有零零星星的游客,更多的是前来转经的僧俗信众,他们都随着人流围着不同的佛殿或是灵塔,旁若无人地迈着坚信的步伐修行自己的因果。我也不由自主地加入到这股洪流之中,伸手转动那转经路上的一个个转经筒,希望这转动的经轮真像佛经里说的那样转去今生的苦难,转来来世的幸福。或许你很难会理解他们的虔诚,但是我相信当你亲身接触到此等场面,你也一定会被他们的虔诚所感动,那种油然而生的感动,仿佛瞬间从肉身浸入了灵魂。

  赛赤寺是安多藏区名声显赫的一个寺院,它是西藏哲蚌寺的子寺之一。“赛赤”为藏文意为“金色的宝座”。甘南地区出家的降参桑格十一岁受戒出家,二十七岁前往拉萨学法,潜心修法,55岁时坐上了“赛赤”宝座,获得佛学界至高无上的荣誉。因而人们将降参桑格修建在达仓郎木的寺院就冠以“赛赤寺院”,其高贵与荣耀无以取代。1748年,降参桑格应家乡人民再三恳请,经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的允准返回故里弘扬佛法,在此创建达合仓郎姆赛赤寺,经过两个半世纪的扩建,达合仓郎姆赛赤寺成为多麦地区仅次于塔尔寺、拉卜楞寺的藏传佛教寺院。赛赤寺由宗喀巴大殿、大经堂、辩经坛、藏经楼、印经院等建筑组成的,每一座大殿都由鎏金铜瓦覆顶,错落有致,气势雄伟,窗上悬挂的黑色布幔、褐色的白玛草堆砌的、厚重的白色墙体,与高原上蓝色的天空交相辉映,是那么一幅神秘安祥的雪域油画。

辩经 佛殿里的智慧碰撞









  这时听到东边的辩经院里传来阵阵嘈杂的像是吵架一般的声音,此起彼伏,时而激烈的慷慨激昂,时而又像是发出开心的笑声。寻着声音转过宗喀巴大殿,走近辩经院,才知这是赛佛赤寺的喇嘛在进行每天的功课——辩经。

  就见院子中间有三拨喇嘛,他们分别围成一圈组成一个辩论群,有的席地而坐,有的静立一旁认真地聆听着。辩经通常有一对一、一对多,或者多对一的各种组合形式,由站立者进行发问,席地者则进行答辩。当发问的喇嘛问题提出后,席地而坐的喇嘛必须不假思索及时进行答辩。辩经刚开始时好像问答双方还比较和颜悦色,但是随着辩经活动的深入,极具戏剧性的画面出现了,气氛也随之开始激烈起来:提问者的喇嘛直面席地而坐的喇嘛,仿佛是为了增强已方的气势,表情动作极其夸张,采用各式各样的手势和丰富的肢体动作,甚至怒目而视、手挥念珠、单脚独立并大力击掌以壮声威。他们或在提问时高举手臂向下劈落;或拉动佛珠表示借助信仰的力量来战胜对方,双方唇枪舌剑,言辞激烈。诘问者紧紧重新逼问;答问者气定神闲,侃侃而谈,一动一静、一实一虚,显出藏地佛门禅机。争论声、拍手声混杂着噼啪作响的念珠碰撞声仿佛就是智慧的撞击。

  辩经是藏传寺院中研习佛学教义的最重要的一门课程,是藏传佛教喇嘛攻读显宗经典的必经方式。这种激烈的辩经声日复一年,年复一年,都在赛赤寺的寺院里传承着,那极具特色的辩经手势也依然被喇嘛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空旷的辩经场上重复着。赛赤寺与其说是一个朝拜圣地,不如说是一个佛学殿堂,虽然我们听不懂他们辩经的内容,但是面对僧侣们辨经时的每一个夸张的动作,每一个丰富多变的表情,还有他们将对方驳得哑口无言的开心与满足,以及在旁边认真聆听辩经的喇嘛们的表情中,我们明白了他们研习经义的用心与执着,我们都会情不自禁地将自己融入他们的短诵长吟、低念高唱的情境之中。

格尔底寺 上天滑落的梵天净土











  离开赛赤寺下山,过了白龙江,我们返回镇里,前往格尔底寺。此时郎木寺镇也开始热闹起来了,我才留意到这里俨然是一个繁华的高原码头。郎木寺是一个由“丁”字形主街构成的小镇,两侧布满了一个又一个店铺,店名大多用汉、藏、英文书写的极具特色的工艺品店、纪念品店尤为引人注目,甘、川、渝、宁各种牌照的车辆车水马龙,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摩肩接踵,不同肤色的外国游客随处可见,络绎不绝,简直是一个另类的世界堂会。河边有一座精致的蓝色六角攒尖重檐清真寺小亭格外醒目,大门外的匾额上写着的“郎木寺清真寺”非常耐人寻味,不时有伊斯兰回民进进出出,这时你会明白原来郎木寺并不是座寺庙的名字,而是一个地名。在郎木寺这片人间净土,藏传寺院、伊斯兰清真寺各据一方,藏、汉、回三个民族和平共处,你转你的法轮,我做我的礼拜,他们用各自用不同的方式传达着对信仰的执著。

  沿着白龙江溯溪而上,来到格尔底寺,这是一座院落式寺院佛殿建筑群,平面呈长方形修建在地势开阔的白龙江南岸。也许是刚刚对寺院的外墙进行了维修,所以它的外墙都呈鲜红色,墙外撒满了红色的颜料粉尘,无数虔诚的喇嘛和牧民沿着同一个方向绕着格尔底寺外墙,或者匍匐前进磕着长头,或者身体微向前倾蹒跚前行,左手捻念珠或转动小型转经筒,口中轻念着“唵玛尼呗咪吽”六字真言,不知疲惫地潜心向佛,围绕转经长廊,祈祷过去、来世和今生,任何外来人的好奇眼光于他们而言就是稀薄的空气。

  进入格尔底寺,迎面看到的是雄伟瑰丽的三层重檐大雄宝殿,殿顶通体用镏金铜瓦覆盖,气势雄伟,金碧辉煌,里面主供由拉萨大昭寺开光加持的释迦牟尼十二岁的等身佛以及第五世格尔底活佛的真身灵塔,大殿四周还悬挂着108页佛辽东根本传记《如意树》唐卡作品,详细描绘了佛祖释迦牟尼发落提心、经三大阿僧祇劫修成正果的历程。大殿中供奉的寺内格尔底寺第五世活佛的肉身法体是全藏区历史最长、保存最完好的肉身法体,历经200多年的时光,面容如昔,肌体仍然富有弹性,在每天的诵经声中佑护着信徒的平安吉祥。大雄宝殿四周藏经阁、度母殿、玛哈噶拉殿、祈寿殿、财神殿、大经堂等,更为奇特的是寺中奉立着一座关公殿,在这雪域高原竟然还将汉民族的关公与藏传佛教同寺供奉,不得不感叹郎木寺这方人间洁土的仕厚和包容。

  在郎木寺的空气里随处都弥漫着浓浓的佛教气息,不仅存在于神山圣湖之中,也不仅生活在无处不在的寺院中,更在牧民心中,在他们流淌的血液中。

白龙江峡谷 宁静的世外桃源







  从格尔底寺出来,沿着白龙江向南溯溪而上径直向白龙江峡谷走去。虽然只是走了百十米,但却感到时空转换,突然间仿佛从桑烟弥漫、梵音缭绕的佛国圣地突然转入宁静安祥、春光明媚的瑞士仙境,令人耳目一新。峡谷口是一个喇叭形的河谷,两边山坡上苍松滴翠,郁郁葱葱,仿佛是站在峡谷口上的一排排阵列雄兵,山顶上灰白色的裸露岩石就仿佛就是猎猎飞舞的旌旗。河谷上舒缓平坦的草地干净得几乎没有一根杂草,就像是刚从织架上卸下的淡绿色地毯,将河谷铺得密密实实,暖暖的阳光照在上面,闪烁着点点星光,如同撒在上面的细碎珍珠。清澈可鉴的白龙江水潺潺流过,不急不躁,如同少女的窃窃私语,又好象手指轻轻划过钢琴上黑白相间的琴键。人们三三两两,或结伴而行,或席地而坐,尽情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光。

  郎木寺被人们称为“东方小瑞士”、“世外桃源”、“中国魅力小镇”、人间“梵天净土”等,只要你亲眼目睹过郎木寺真容的人们,就会明白郎木寺的景色,其实是难以用语言描绘。这里的每一种颜色是那么纯净,绝对没有一点掺杂杂色,这里每一处景致都空灵和富于诗意,都自然就生发出宁静舒展。湛蓝深邃的天空,一朵朵温顺的白云,金碧辉煌的庙宇脊顶,温润碧绿的草地,清溪欢畅的溪水,还有那些身披藏红色袈裟徜徉在两岸的喇嘛,看似那么不经意,但却那么和谐自然,仿佛是一首用眼睛读的诗,用心感受的画。

  江边有一群小喇嘛,他们把寺庙里的地毯等搬到溪边,浸在水里,开始尽情追逐嬉闹,虽然他们已经遁入佛门,但此时离开寺院的殿堂的他们,那颗天性未泯的童心得到难得的暂时释放。峡谷的山脚下有三个小喇嘛在打羽毛球,虽然他们的技术还稚嫩,但依然玩得开心、不屈不挠。为佛添灯、打坐颂经、辩经论道是一种修练的佛门功课,但这种闲散舒适中的顿悟又怎不能达到西天菩提树的另辟蹊径?

  我看到草原上有几个人与一个小僧人围坐在草原上过林卡,他们一家其乐融融,仿佛就是印在油画上的一道风景,不由得使我举起了相机。见此情景,他们招呼我一同入席。入坐后一番攀谈后得知这位小僧人叫扎卡,今天他们的家人前来看望自己孩子。扎卡的父亲告诉我他们一家是若尔盖的,当小扎卡10岁时家里就把他送到格尔底寺出家,至今扎卡已经在郎木寺学习了六年。高原上的牧民家如果能有一位出家的孩子,就会给他们家带来无上的荣光,所以扎卡也就成了他们的骄傲,但是心里总会想念扎卡,过一段时间总要过来看看孩子。

仙女洞 可浴身心的通灵之地







  沿着白龙江继续前行,抵达那摩大峡谷,峡谷的入口处右侧崖壁前有一处低矮的洞口,洞口外竖着一大簇巨大的五彩箭杆,密密麻麻、威武雄壮,上面挂满洁白的哈达随风飘舞,这个洞就是被称为郎木寺之源的仙女洞。

  每年夏七、八月份这一天,郎木寺地区都要举行隆重的插箭节祭祀山神。这一天日出之前,牧民们在活佛或长者的主持下来到仙女洞,先挖一个大坑,在坑中放入粮食、茶叶、柏香、绸缎等物品,竖起第一支箭杆。然后人们围着箭杆转经煨桑,抛撒五色风马纸,将代表自已家的箭杆插在它的四周,上面挂起哈达及彩带,用羊毛绳将箭杆紧紧地捆在一起象征团结友爱,祈求山神除灾灭祸、人畜平安。

  走近仙女洞,就听里面传来嘹亮的山歌,在洞中回旋往复,宛若天籁之音,俯身进入洞口,才知里面别有洞天。洞口高度虽然只有不到一米五,但是洞内面积足有四百多平方米,最高处达五六米。一个年轻的藏族姑娘一边站在洞中间,沐浴着洞顶流下的清泉,一边旁若无人地歌唱,虽然那歌词一点也听不懂,但是从她明净的双眸中流露出的纯洁明丽,和歌声中的清澈纯洁,我仿佛能感受到她对仙女的虔诚和崇敬之心。还有一个年迈的阿妈背着一个孩子沿着四壁蹒跚而行,时而用手汲取洞壁钟乳石上流淌下的神泉涂抹在全身,时而将身子在洞壁使劲磨蹭,尽可能地多沾上些神水,以期能消灾祛病。背上的孩子也仿佛与神灵相通,不时地用手去触摸那洞中流下的神水。正对洞口有一尊巨大的钟乳石,仿佛一位青春美貌的少女,头顶洞顶,背倚洞壁,面部清晰,目光如炬,双手合拳于胸前,体态丰腴,肚脐清晰可辨,她就是传说中的仙女。藏族群众将她当作保护生灵、为民解除病魔的女神,经常前来磕头跪拜,祈求平安。用乳石上流下来泉水沐浴能做消灾去病。离仙女不远处岩壁在离地一米处内深陷,形成一个“L”形的通道,约有两米长,叫“中阴洞”,据说人们从通道一头钻入再从另一头钻出来就可以完成前世到今世的转变,可以去祸增福,祛病延年。

  郎木寺,是一个最美的心灵SPA天然会所,是一个神仙也会眷恋之地,不见时即以心相重往,相见后一定会以身心许……

  旅游小贴士

  Q:如何抵达?

  A:兰州河到郎木寺经过兰郎高速行230公里至合作市,转入213国道即到郎木寺镇,一路路况较好。

  Q:推荐些当地住宿及美食吧!

  A:住宿:郎木寺镇有较不错的住宿接待能力,有各种规格的宾馆以及客栈,如果不是夏天旺季,一般都可以正常接待。饮食:藏餐、西餐、清真餐、川菜等各种价位及风味的餐馆都有,价格公道合理,可自由选择。

  Q:需要购买门票吗,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项?

  A:甘肃郎木寺、四川的格尔底寺门票皆为30元,需要分别购票。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海拔3400多米,早晚温差极大,所以注意高原反应,即使夏天去也要带一件外套。民族地区要尊重当地的民族习俗,须征得对方同意方可拍摄。

客户端下载:

iPhone | iPad

Android Phone | 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