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谨求实与浪漫诗意的完美结合

来源: 当代电视(2021年5月第5期)
字号:


  摘要:电视剧《觉醒年代》以辩证唯物史观忠实地描绘了近代中国自“二次革命”失败到中国共产党建立之间历史事件,立体地呈现了历史人物的时代典型性与个体性格,表现出中国走共产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觉醒年代》融合写实与写意的历史书写,对丰富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的历史叙事不无裨益。

  关键词:《觉醒年代》 历史事件 历史人物 视听表达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觉醒年代》以融合严谨求实与浪漫诗意的历史书写,让该剧既有大笔春秋的史家态度,也不乏浪漫多情的艺术风姿,令人印象深刻,唤起当代观众的情感共鸣。

一、对历史事件的忠实复原

  复现历史事件和场景是历史剧最明显的类型特征,最能凸显主创的历史态度和历史剧观。《觉醒年代》站在唯物史观的立场上,严守历史真实,“事俱按实”地对历史事件进行影像复原。

  为了真实地复原这些文献记载翔实、观众耳熟能详的历史事件,主创们在历史资料的梳理上做了长期、扎实的工作。主创们的精益求精,换来了该剧对历史事件大到事件进程,小到纽扣徽章的真实再现。值得一提的是,《觉醒年代》对历史事件的表现不是教科书式的介绍,而是将历史投射在人物身上,通过历史人物的行动和反应来表现事件的进程和其所造成的社会影响,让看似宏大的历史事件生活化、生动化。该剧两大主角李大钊、陈独秀便是在袁世凯为满足称帝野心,不惜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之后,作为对这一历史事件的反应而出场的。李大钊的愤而回国,陈独秀对共和政体的幻灭,进而通过文化启蒙另寻新路,既映射了袁世凯的倒行逆施对中国社会的巨大影响,也开启了进步知识分子精神求索的征程。而在讲述新文化运动时,《觉醒年代》也着重表现了守旧派和进步分子截然不同的态度,从而全面展现了这场文化运动在中国知识界掀起的巨浪。

  在这一基础上,《觉醒年代》尤为可贵的一点是在描述历史事件时不矫饰、不遮掩的求实态度。如何真实、全面地呈现历史,是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影视剧创作的突破点之一。在历史叙事上秉承开放、求实的创作态度就体现在《觉醒年代》里。诸如袁世凯在面对日本政府21条无理条款时的无奈情绪和拒不签署第5条的心理底线,北洋政府官员陆征祥、顾维钧等在巴黎和会上为维护祖国利益而四处游说的苦心经营,五四游行时“火烧赵家楼”的失控和事后学生间发生的龃龉等历史细节都在剧中得到了体现,从而更完整、真实地讲述历史事件,也使历史人物更加丰盈。

二、历史人物的典型性与个性化

  恩格斯在《致玛·哈克奈斯》里谈及“典型环境里的典型人物”时委婉地批评作者:“您的人物,就他们本身而言,是够典型的;但是环绕着这些人物并促使他们行动的环境,也许就不是那样典型了。”由此看来,人物的典型性是与时代环境密不可分的,只有将其塑造为时代表征、历史力量的代表,才能凸显人物的典型特征。在强调环绕人物并促使人物行动的环境的典型性和人物的典型性同时,恩格斯也没有忽略人物自身的情感和性格。他在给作家敏娜·考茨基的信中写道:“每个人都是典型,但同时又是一定的单个人,正如老黑格尔所说的,是一个‘这个’,而且应当如此。”②他进而批评作者因为过度地理想化人物导致其个性的消融。总结恩格斯在这两封信里关于人物塑造的论述,其核心的观点是塑造典型人物形象应该做到典型环境和典型人物的统一、人物的典型性和个性的统一。《觉醒年代》对历史人物的塑造便遵循着这一原则。

  《觉醒年代》在对历史人物典型性的塑造中,通过将人物放置在历史大背景里,突出其历史推动者的独特身份,挖掘其所代表的历史力量。如此,该剧便如恩格斯所言,将人物和时代环境紧密结合,通过历史写人物,通过人物看历史,将人物塑造为时代的表征和历史力量的代表。《觉醒年代》中出现了众多历史人物,有史可考者即有五六十人,不仅从唯物史观的角度,高屋建瓴地塑造出以李大钊、陈独秀等为代表的历史进步力量的典型形象和以辜鸿铭、林纾、徐世昌等为代表的历史保守势力的典型形象,还在这两大典型形象的阵营内又做出了更细致的划分,以剖析彼时晦暗不明的中国社会各种思想、势力的纷繁杂陈。虽然同属反对封建帝制和军阀混战的进步阵营,以共产主义思想行动起来的李大钊、陈独秀和信奉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胡适却渐行渐远。同是反对新文化运动的守旧派,林纾、辜鸿铭、黄侃和刘师培又有着各自不同的主张。他们不仅是历史的见证者,更是历史发展的推动者、参与者。在他们的身后所代表的,是那段动荡岁月里中国社会不同的发展理念、政治态度和文化思想。正是这些理念、态度和思想此消彼长的相互博弈,最终共同扭结成推动近代中国发展的历史合力。

  除了纲举目张地塑造历史人物的典型性,《觉醒年代》还通过表现历史人物不同的行事方式甚至私人生活来细腻地刻画他们独特的性情。比如当面对保守文人元老林纾发表的挑衅意味浓烈的小说《妖梦》,蔡元培欲以隐忍、谦恭加以化解,陈独秀则对小说肆意戏谑嘲讽,鲁迅则在讲座上句句见血地加以批驳。通过这些细节,蔡元培的宽厚温煦、陈独秀的激昂倔强、鲁迅的深沉锐利便跃然于荧屏。在塑造人物时,该剧主创始终抱持辩证的态度,基于历史进行客观、真实的表现。导演张永新表示:“就是要用一种历史的眼光,辩证地唯物地看待和展现这些人物,不因人设事。”③于是,陈独秀的家庭矛盾、胡适的风流韵事在剧中也都有所表现;而对于梳着辫子、身后随时跟着用人服侍的辜鸿铭,作品在戏谑他迂腐守旧的同时,也通过其开设中国文化讲座、与英国公使协商等情节来表现他的睿智和民族情感以及对蔡元培知恩图报的正直本性。

三、诗意的视听呈现

  《觉醒年代》充分发挥电视视听手段的表意功能,精心设计视觉主题,运用镜头段落进行隐喻表达和气氛、情绪基调的建构,并通过合理的艺术想象表现历史逸闻,使其历史书写不乏浪漫诗意。

  (一)视觉主题的精心设计

  《觉醒年代》的片头和片尾都以版画的视觉形象加以呈现。黑白的主体影调和粗粝的线条勾勒,配之以大提琴低沉粗重的音色,激发出观众内心深处对近代中国多灾多难的历史记忆。在这暗沉沉的影像之间,不时透出的缕缕光线和先进分子求索的身影,犹如一盏盏明灯照亮中国的未来。

  而除了在片头、片尾提炼作品主题外,版画的视觉形象还画龙点睛地穿插在历史叙事的各个关键时刻,不仅传达了叙事信息、渲染了情绪气氛,更以跳脱剧情的间离效果引领观众进行深刻的历史反思。仅以该剧对“五四学生游行”的影像表现为例。当学生们群情激奋,决定上街抗议游行后,画面逐渐由彩色变为黑白,由正常速率变为缓慢动作,随着历史影像的划入,电视剧的故事时空变为真实的历史时空。随后,版画的视觉呈现取而代之,粗粝的线条勾勒出学生游行、火烧赵家楼、军警镇压、学生罢课和各地响应等历史图景。在画外音解读的配合下,这一段形式感极强的版画历史叙事,以唯物史观的宏观视角展开,让观众的注意力从沉浸于电视剧情节,转为一个更为客观的角度对其反思

  (二)隐喻的表达和气氛、情绪基调的建构

  《觉醒年代》通过隐喻的手法,委婉细腻地表现人物的内在情感。例如剧中的陈延年是一位倔强、固执甚至有些不通人情的青年,而当他在第1集出场时,编导却隐喻地表现了他内心的柔软和希冀—啃着硬馍的陈延年,用手指捞起落水的蚂蚁,随后看着恢复生机的小虫露出会心的一笑。编导在陈延年和蚂蚁之间建立起联系,落水的蚂蚁就像独自挣扎的自己,而蚂蚁的恢复生机,无疑也寄托了他对未来的希冀。如果陈延年将自己视为蚂蚁,那么在其父陈独秀看来,倔强的儿子则犹如青蛙,需要自己历练。在第2集中,陈延年兄弟大闹宴席之后,陈独秀将用来恶作剧的青蛙一把抓起,扔回水池。放青蛙一命的背后,是陈独秀对儿子们的关怀和寄托。

  除了隐喻的表达,该剧的编导还善于在使用视听语言中建构历史氛围和情绪基调。该剧的开篇便是一段精心剪辑的镜头段落,以此拉开历史的大幕:大漠黄沙、残旧城墙、驼队、行人、驼铃、车辙等不同景别的镜头相互交织,快慢动作相互交替,配以“叮叮当当”沉闷的铃声,不仅直观地呈现了画外音所介绍的历史背景,更以荒芜、滞重的画面感,凸显了“二次革命”失败后的历史困顿。在进入“张勋复辟”的叙事段落前,编导也如此精构了一个视听段落:盲人老叟误入辫子军的队伍,士兵们恶狠狠的目光、小孙女惊恐的表情、整齐的行军步伐配以尖利的二胡琴声,营造出令人不寒而栗的氛围。

  (三)历史逸闻的艺术想象

  除了对历史事件的忠实复原外,《觉醒年代》还通过艺术想象讲述了一些历史逸闻。之所以称之为历史逸闻,是因为这些事件的细节缺乏详细的记载,甚至未必真实发生过。史述不详让这些历史逸闻带有更多浪漫的传奇色彩,也给主创们提供了更多的发挥空间。

  在大的历史框架下,该剧编导通过合理化的想象,影像化地建构了一些或诗意浪漫、或激情澎湃的逸闻场景。陶然亭雅集里,陈独秀、钱玄同、刘半农三人冒着皑皑白雪,烹茶听琴,一派书香自在;为了邀请陈独秀,蔡元培三顾茅庐、陈门立雪,文人的坚韧、执着,溢于言表;李大钊《庶民的胜利》的激情演说令人感到激情澎湃;鲁迅伏地写就《狂人日记》后心力耗竭,丢掉手中之笔的那一刻令人难忘。这些或浪漫或激情的逸闻故事,给原本略显单调的历史叙事增添了不少风雅和趣味。

四、结语

  通过忠实的历史复原、立体的人物塑造和诗意的视听表达,《觉醒年代》实现了“在充分占有大量写实影像的内容基础上,追求一种东方的、写意的表达”④

  的创作目的。然而,对历史的书写不是为了停留在过去,而是为了与当下联通,为了时代精神的传递。张永新直陈:“伟人精神是一种家国情怀和坚韧的毅力……这种求真务实、超越小我的精神薪火相传,对今天的年轻人来说是有启迪作用的。”⑤这是历史与当下的精神共通,也是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的价值所在。

  注释:

  ①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7卷),人民出版社,1971年版,第41页。

  ②④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6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第384页。

  ③戚雪、吕岩梅:《“堂堂正正把主旋律拍好看”—专访〈觉醒年代〉导演张永新》,网易,https://www.163.com/dy/article/G5DNI1TD0534HPN8. html,2021年3月28日。

  ⑤张妮:《〈觉醒年代〉导演张永新接受〈环球时报〉专访:“堂堂正正讲出美好和向上”》,https://3w. huanqiu.com/a/de583b/428W5DDlwub?p_af41341f9cd802 09eb6b5f85827cc5004,2021年3月28日。

  (作者系四川音乐学院戏剧学院副教授/责编:王未然)




客户端下载:

iPhone | iPad

Android Phone | 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