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眼——访荷兰飞行员摄影师克里斯蒂安·范·海斯特

来源: 中国摄影家 (2021年9月第9期)
字号:



我在国际上(多次)获奖的“有风景的办公室”系列中的一张照片。广角镜头拍摄,显示了驾驶舱的一小部分和窗外无尽的广袤,驾驶舱就像一个在异域虚空中的胶囊。阿拉斯加,2017年11月。 摄影:克里斯蒂安·范·海斯特( © Christiaan van Heijst)

  四万英尺—地球大气质量的92%以上都在我们的飞机之下,一缕薄雾正掠过机翼,产生足够升力使我们继续漂浮;三个小时—就能轻松横跨大西洋,这在100年前是无法想象的奇迹,而我却在这里,以此为生。从任何标准来看,这都是一个优越的座位和视角。

  而从我的窗户望出去,世界看起来是如此的平静优雅:由自然法则组成的美,被祝福的光和黑夜的永恒游戏,有一百万种色调和颜色,这些只有从云层上面才能看到。我再次深深叹息。这种静谧的艺术就是我们的世界。就人类所知,这是宇宙中唯一孕育生命并允许我们生存的地方。如果有更多的人能够看到这一点,体验到这一点就好了。从更高的角度来看待我们这颗在银河系中共同的、孤独的珍珠。我们都被存在之美所束缚,以如此多的形式分享着体验和感情。优雅和对称的喜悦,相当程度上塑造了我们的世界。

  ——克里斯蒂安·范·海斯特,摘自本人社交媒体


大西洋中部上空的云层。在从欧洲到南美的路上,我们穿越了大西洋的大部分地区。越接近赤道,天气系统就越强,景观就越丰富多变。 低沉的夕阳也增添了氛围,为自然景观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对比。大西洋,2016年8月。
摄影:克里斯蒂安·范·海斯特( © Christiaan van Heijst)

  高(以下简称“高”):你是如何成为一名飞行员和摄影师的?

  克里斯蒂安·范·海斯特(以下简称“JPC”,其本人社交媒体名字缩写):我在荷兰出生和长大,从小就被天空吸引,立志成为一名飞行员。14岁先从滑翔机飞行开始,后来很快转向机动飞机,并在18岁时拿到了私人飞行员执照,甚至比我的汽车驾驶执照还要早。高中毕业后,我学习了两年的航空工程,但我对天空的渴望是如此强烈,我决定要拿到其余的飞行资格和执照,以追求作为飞行员的职业生涯。

  我第一份真正的飞行员工作是在21岁时担任福克50涡轮螺旋桨飞机(Fokker 50 Turboprop)的副驾驶,为一家将飞机出租给其他航空公司和客户的公司工作。最初两年,我不仅驾驶着福克50飞遍了整个欧洲,还执行非洲当地航空公司以及阿富汗军方的雇佣合同飞行。那两年的冒险经历,让我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23岁时,我被雇用到波音737飞机上,大约四年时间里在欧洲各地间穿梭输送旅客。这是一份不错的工作,但我很怀念冒险和旅行,所以接下来我决定将目标放在长途货运飞行上,在27岁的时候,我被一家大型货运公司聘用为波音747的副驾驶,至今已经驾驶“天空女王”(Queen of the Skies)10多年了。对我来说,驾驶货机长途飞行是两全其美的事情:我能见到许多独特的地点和目的地,是其他客机飞行员去不到的;同时我驾驶的是世界上最有代表性的飞机。

  记录和分享高空的世界是我摄影的最大动力,我乐于让每个人都看到并享受我在高空所体验的壮丽景色和奇观。

  高:你学过摄影吗?

  JPC:在摄影和写作方面,我完全是自学成才,只是遵循我的直觉和创造力。年轻时我尝试过用我父亲的美能达X-700相机拍照,但直到我在非洲和阿富汗飞行期间得到我的第一份飞行员工作后,我才真正开始对摄影感兴趣。我意识到,我处于这样一个独特的位置,必须用我的相机记录这一切。从那时起,我的摄影就与飞行生涯平行发展,在我飞越世界的过程中不断成长。在过去的17年里,我努力提高自己,试图在光线条件恶劣的情况下捕捉高空独特的景色,这就像一场永不停息的演化和成长之旅。


鱼眼镜头拍摄的波音747驾驶舱,在夜间使用长曝光来捕捉所有仪器的复杂细节,并与外面的月光和星星相结合。俄罗斯西伯利亚, 2017年11月。摄影:克里斯蒂安·范·海斯特( © Christiaan van Heijst)


黑暗中的光亮。使用长曝光和广角镜头,这张照片显示了来自地面的灯光轨迹,上方的许多星星和右边一排闪光的雷暴。夜间飞行的魅力。加拿大多伦多,2015年7月。
摄影:克里斯蒂安·范·海斯特( © Christiaan van Heijst)

  高:你去年飞行了多少个小时?遇到过哪些让你至今印象深刻的镜头?

  JPC:去年我飞了大约600个小时,主要是去北美和武汉购买医疗用品。我已经对这些航线了然于胸,但风景总是千变万化的;云层和光线条件从不会一模一样,永远都能创造出独特的景观,因此我相机不离手。去年我最喜欢的镜头是西伯利亚上空一些意想不到的北极光,以及在蒙古和大西洋上空拍到的美丽银河。这样的镜头和风景总能提醒我,宇宙是多么的庞大美丽,让我对生活中许多更深层次的问题产生了好奇。

  高:你用的是什么相机和镜头?

  JPC:我目前使用的拍摄装备是:尼康Z7相机(首选),尼康D850 FX相机(备用),镜头有尼克尔 Z 14-30mm f/4、尼克尔 Z 24-70mm f/2.8 S、鱼眼尼克尔10.5mm f/2.8G ED、尼克尔 12-24mm f/2.8、尼克尔 24-70mm f/2.8、尼克尔70-200mm f/2.8 VRII、尼克尔 200-500mm f/5.6。我的退役的装备有:尼康D800相机、尼康D200相机、尼康D80相机、腾龙 17-50mm f/2.8 镜头、尼克尔 70-300mm f/4.5-5.6镜头、适马50-500mm f/4-6.3 镜头。


风暴之中。在极端的情况下,我们不得不经历一些恶劣天气,有时我们会看到一种罕见但美丽的现象—静电放电。那些穿过我们窗户的舞动火花经常被误认为是神秘的圣艾尔莫之火,这些静电放电现象清楚地表明我们的飞机被附近的雷暴高度静电化。前排观看大自然的表演。大西洋中部海域,2017年5月。
摄影:克里斯蒂安·范·海斯特( © Christiaan van Heijst)

  高:鱼眼尼克尔10.5mm f/2.8G ED 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镜头,你对它的体验如何?它有哪些优点和缺点?
  
  JPC:确实如此!10.5毫米鱼眼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镜头,它不常被摄影师使用或欣赏。这种奇特的镜头主要特点是它的极端失真,四周视野几乎达到180度。这使得这支镜头很难使用,对于人像、自然或风景摄影来说几乎毫无用处。但令我惊讶的是,我发现它对在像驾驶舱这样的狭小空间内进行拍摄实际上是一个完美的镜头,同时还可以通过它的f/2.8光圈使足够的光线进入相机。这种组合非常适合在驾驶舱内进行长曝光拍摄,同时可以捕捉到驾驶舱内、外面的星星和北极光的景色。在适当的角度和位置 下,极度的鱼眼变形几乎看起来很自然。我很高兴几年前偶然发现了10.5毫米鱼眼镜头,它辅助我创作出一些我迄今拍摄的最好的照片,赢得了多个奖项。

  高:你如何从飞机上拍摄到如此清晰的长曝光图像?

  JPC:驾驶舱内的长曝光几乎是我的摄影的一个特征。我有一个非常优越的拍摄位置,历经近10年的实践、失败、实验,甚至更多的失败,我终于能够掌握我今天使用的技术,而且我仍在学习。首先,你需要一台带有可以处理高感光度的传感器的高端数码相机;其次,你需要一个能够使用大光圈的广角镜头,以尽可能捕捉所有的光线。


沸腾的天空—在夜间躲避一场极速聚集的雷暴。丝毫没有出乎我们的意料,当我们飞近时,这朵小云开始闪电频发,升的越来越高。其大量的内部闪电,清楚地显示了雷暴可以有多么大的威力。中国济南,2016年6月。
摄影:克里斯蒂安·范·海斯特( © Christiaan van Heijst)

  尽管波音747飞机的飞行速度约为940公里/小时,但像恒星这样的深空物体是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遥远,与那些遥远的光源相比,飞机的运动仍然可以忽略不计。地面上的灯光则是另一回事,它们通常会在长时间曝光后显示为长条状或线状。与机舱内的窗户相比,驾驶舱内的窗户要大得多,质量也要好得多,所以我可以很容易地把相机放在窗户旁边,只希望在曝光过程中飞机不要转弯或摇晃就好。

  高:你今年出版了新书《夜之翼》(Alis Nocturnis - On the Wings of the Night),重现二战初期一个英国皇家空军轰炸机机组成员之间的故事,飞行员们的战斗和牺牲精神让人泪目。你是如何开始写作的?选择讲述这样一个故事有什么深意吗?

  JPC:我注意到过去几年我在社交媒体上为自己照片写的注解,受到了成千上万人的好评,我还发现在写作的创意流淌中我获得了极大快乐,这两门学科彼此促进。为了练习我的写作技巧,我在听说了荷兰中部两个飞行员坟墓的背景之后,决定写下《夜之翼》的真实故事。航空史一直是我的兴趣所在,所以我结合对那个历史时期了解的知识和自己作为飞行员的经验来构建故事的结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在通用航空(General Aviation)中驾驶小型飞机的大量飞行经验很有帮助,而且在非洲和阿富汗驾驶涡轮螺旋桨飞机时的非标准操作也增加了我的生活经验。尽管如此,在1940年的最初几个月,那些飞行员的心态和精神是完全不同的。他们几乎只能完全靠自己,不得不面对各种可怕的危险,尤其是驰骋在敌人的领土之上。飞行员在书的结尾,即航程之终所做的选择很好地说明了当时那些年轻飞行员的非凡勇气。

  
夜晚的闪电。磅礴的雷雨,闪电不停刺破夜空,显示了大自然的真正力量。从远处看则是一个美丽的奇观。 中国南海,2013年5月。摄影:克里斯蒂安·范·海斯特( © Christiaan van Heijst)

  高:你的写作风格让我想起了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你还想继续写其他的历史故事吗?你有没有想过将你对历史的热爱与摄影结合起来?

  JPC:非常感谢,这是对我最大的褒奖。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是一位了不起的作家,同时也是一个迷人的人,他能够把广泛的哲学和精神思想融入到一些可以称为诗意的流畅文字中,同时又结合了他丰富的个人生活和作为一个飞行员令人惊讶的冒险旅程。他是我灵感的一个主要来源。是的,我还有好多想写的,关于我自己对生活、历史的认知,值得讲述的历史(航空)故事,甚至可能是小说或儿童书籍。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我在波音747飞机上全职飞行没有那么多时间来写作。但谁知道呢,这肯定是我将来想更多关注的事情。

  高:你说“透过进入平流层的舷窗,我在以一种只有极少数人才能体验的方式看世界”,成为一名航空摄影师对你的性格和世界观有什么样的影响?

  JPC: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我不太确定这对我存在着怎样的影响。我感觉那些空灵的景观和独特的经历只是丰富和触发了我已有的思想和想法,而不是完全改变它们。不过,其中一个绝对改变的事情是我对距离和世界的大小的感受,使我意识到世界已经大大缩小了:当我来一趟“纽约之行 ”时,我已经知道到那儿需要大约6–7个小时航程,就好像它只是一次汽车旅行;上海之行大约需要两倍的时间。距离和体量就这样从过去史诗般的旅程缩成了我日程表上的另一次行程。


云的景观。一层浓密的雾气像毯子一样笼罩着整个世界,但几座工业冷却塔产生了小股上升的空气,随着暖空气的上升,在雾气之上形成了自己的云层。德国,2017年12月。摄影:克里斯蒂安·范·海斯特( © Christiaan van Heijst)

  一方面,世界和旅行失去了一些神秘的诱惑力,这有点让人遗憾;同时,这又让我开阔了眼界,看到宇宙是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浩瀚无垠,以及我们是如何站在人类最大冒险的进门之阶上—离开这个星球,把人类文化这份珍贵礼物传播到地球之外。谁知道呢……我和我的相机,说不定是踏入太空最初几步的一部分。或者就像巴兹·奥尔德林(Buzz Aldrin)曾经说过的那样:“我们需要能够传达所观所感的人上去,而不仅仅是飞行员和工程师。”



作者简介:

  克里斯蒂安·范·海斯特(Christiaan van Heijst),1983年生于荷兰,波音747飞行员、摄影师、作家。

  责任编辑/李红霞

客户端下载:

iPhone | iPad

Android Phone | 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