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与影像学学科的建设——我的一些设想

来源: 中国摄影家 (2021年9月第9期)
字号:


  20年前我在中国摄影家协会理论研究部工作的时候,便因摄影的学术问题而困惑。摄影学科有没有发展前景、会有怎样的发展前景?它的学科体系该怎样去建立?如何优化摄影教材的编撰?1988年,朱宪民老师创办中国艺术研究院摄影艺术研究所(摄影与数字艺术研究所前身)与《中国摄影家》杂志,至今已30年有余。2007年我调入该所工作,摄影的学科建设问题仍然、一直压在心头。

  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提出了要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以学科体系为首的“三大体系”。在这一背景下,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韩子勇同志将中国艺术学学科建设的任务交给了全院各所、各机构,因而,摄影的学科建设便成为了摄影与数字艺术研究所必须承担的任务。这不是一个软要求,而是一个硬任务。困惑已久的问题被作为一个明确的任务摆在了面前,我的思考也开始多了起来。2021年恰逢每10年一次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调整,我也参加到了这个关乎学科建设的讨论之中。在讨论过程中,我发现,随着数字技术革命,摄影实现大众化,摄影作为一门技术,被分解到更多的二级学科之下;而摄影作为一门艺术,本体仍然处于被忽略的状态。为此,我深感摄影学科建设的艰难。

  历史研究不够坚实与理论建设不够成熟是摄影专业没能在学科目录调整中实现突围的重要原因。具体到我们所在的摄影与数字艺术研究所,摆在眼前的首要问题便是摄影学科建设的任务。

一、摄影学科的现状

  《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是国家学科建设的大体系,对于一个专业的发展来说,具有根本性的意义。一个专业若被设立为一级学科,便会有更多的人来从事它,会形成更健全的人才队伍,产出更多高质量的成果,也会促进产业的发展。2011年之前,摄影是一个专业方向,可在其他学科之下开设,如美术学、设计学、新闻传播学,或者影视学。自上次修订后,摄影学科主要特征就是散碎,它被散落到各处,分解成碎片,失了本体。摄影被分解的原因在于各个学科惯常地将摄影看作是一种以技术为基础的操作系统,并以功能性的方式进行应用。

  将摄影视为一项技艺、一个技术性知识体系,而非艺术理论体系,是当前社会的普遍认知。近年来手机摄影的普及,更加深了专业外人士普遍持有的“摄影是简单技术知识体系”的错误认知。摄影能作为艺术理论体系被社会认同,并以二级学科的身份写入《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时下而言仍然有难以逾越的认知鸿沟。

二、摄影业界情况

  相比摄影学科的设立难度,摄影业界的状态较为良好。无论是从知识体系传授,还是劳动技能培育的角度来看,摄影均有着较高的社会认可度,且发展态势良好。《中国大百科全书》是一项全体知识界人士共同参与的一项总体性工作,第一次修订时,本没有摄影的位置。但是,第二次修订中设立了摄影学科,其中按照字母顺序排列摄影条目,仅百条。而在第三次修订中,则设立了摄影卷,由中国艺术研究院摄影与数字艺术研究所组织编撰工作,工程量很大,动员人数众多,目前已接近尾声。《中国大百科全书》的变化体现了知识界对摄影学科认可度的提高。另外,由国家劳动与社会保障部制定的《中华职业大典》,也将职业摄影师收录其中,并且设置了相应的职业技能培训和鉴定办法。这是从劳动技能角度对摄影的认可。二者均是摄影业界多年来持续发展所取得的标志性进步。

  从全国从业人员的实际情况看,新闻摄影、影楼人像摄影、广告摄影、艺术摄影的从业人员,加之各个行业、工矿企业、旅游景区的宣传摄影从业人员,以及全国各地文化系统的摄影专职干部,摄影从业者人数众多,全国遍布,保守估计人数百万以上,而且这样的状态稳定了半个世纪以上。


中央美术学院教师作品:松溪载酒图(Wine boat on pine creek) 作者:姚璐


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师作品:欢乐颂  敖国兴 摄

  从行业协会的实际情况看,国内摄影组织众多,例如文化和旅游部下属的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中国轻工总会下属的中国人像摄影学会、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主管的中国新闻摄影学会等,另外,在艺术领域,中国摄影家协会属中国文联下属的12家艺术协会之一。除此之外,各省市均设有摄影协会,10余个产业部委也都下设了行业摄影协会。总之,国内摄影协会为数不少,会员数目众多,摄影师队伍庞大。

  从单反相机的销量看,根据工商局的统计数据,自2001年开始相机销售量及其配套器材市场规模逐年扩大,一直持续到2016年手机摄影成像质量达到了普通卡片机水平的时候。同时,摄影收藏与拍卖也在经历了多次市场低谷后,规模逐步增大,稳定性逐步提高,日渐成熟。另外,各地举办的摄影节与摄影展览此起彼伏、层出不穷。可以说,作为一项文化活动的摄影发展得如火如荼,深受人民大众的喜爱。

  现有的大多艺术形式在其原始时期就是全民的、大众的、日常的,例如文学本是人人可为的言语交流,舞蹈本是人人可为的有节奏的动作,音乐本是人人可为的声音旋律。在这个基础上,这些艺术形式才能慢慢形成一个成熟的艺术门类,并在绵长的历史中积累丰厚的艺术成果。但是,摄影自诞生之日起,一直存在技术壁垒。真正的摄影艺术的历史是从2012年、2013年开始的,因为从此时起,摄影实现了大众化和日常化,人人可为,时时可为,才形成了与舞蹈、绘画、音乐和文学一样的非盲人都能参与的状态,才有了一样的公共起点。2003年,国内数码相机的销售量首次超过了胶卷相机,2012年,微单和手机已经成为摄影大众的常用工具,使摄影实现了大众化和日常化,这是摄影艺术史上的分水岭。2017年是关键的一年,手机相机的像素与功能均达到了足够高的水平。不同于20年前的昂贵与稀缺,如今的摄影是一种应用广泛的媒介,已经结束了其史前史,正式开启了公共历史的起点,并完全深入到了百姓日常生活的细节之中。

  学科设立需要考虑到行业发展、业态分布等产业实际。总的来看,繁荣且活跃的摄影行业态势足以全面支撑摄影的学科建立。

三、摄影的知识体系

  完整的知识体系是建立摄影学科的必要考量因素,可分为技术知识体系与艺术知识体系。相机是光学、化学材料技术、机械技术、电子数码技术几大门类的综合应用,是工业革命带给人类的宝贵财富,它有着一条扎实且清晰的技术发展脉络,从传统工艺到当代技术,其与人类社会的技术革命齐头并进。从达盖尔银版到火棉胶、湿版和干版,再到银盐胶片,摄影存储技术的演变紧跟同时期的材料技术;镜头与快门技术的进步则是摄影对同时期机械技术进步的回应;数码摄影所带来的摄影存储方式的革命性变化,跟随的是数字计算机技术的进步。如今,数码相机与电脑的更新换代周期(约10个月)近似。总体而言,当前摄影的技术知识体系非常完整。

  经历了180余年的不断实践,摄影积累了非常丰富、厚重的作品基础。另外,摄影史的发展有高峰,也有低谷,在波动之中前进,实践积累足够丰厚,记载下来的摄影家群体也足够庞大。如果将新闻摄影、日常生活中的摄影与艺术摄影一同置于视野中,那么摄影理论在研究对象上便拥有丰厚的基础。从实践角度看,摄影作为一个学科是扎实、稳定,有其发展脉络的。

  目前,针对具体的摄影家和摄影作品的评论积累了一定的厚度,但尚不完善。有一部分摄影家缺乏关注,有一部分摄影家获得了关注,但缺乏作品评论与理论研究,还有一部摄影家有人研究,但缺乏体量与深度。总体而言,摄影作品评论参次不齐、轻重不等,发展得不平衡、不充分,尚未达到对每一位有价值的摄影家进行有深度和多角度评论的状态。

  及至目前,中国摄影史的梳理已经取得了相当程度的发展。中国摄影家协会曾组织编写过三个递进时段的《中国摄影史》。后来,陈申与徐希景加入中国艺术研究院组织的“中国艺术学大系”系列丛书编写中,在前述三本摄影史的基础上进行修订与补充,编写出一部《中国摄影艺术史》,相对权威,应用较多。另外,郎静山、吴群、郑景康、石少华、蒋齐生等摄影理论研究者,也曾编写过一些体量不一、时段不一的摄影史专著,各有价值。目前的中国摄影史研究作为摄影学科的基础站得住脚,但也存在版本不够多样的问题,仍需要继续提高摄影史论研究的人力与时间投入,丰富摄影史论成果。

  摄影理论方面,自《半农谈影》以后,国内已经有了一些基础性、奠基性的著作,但仍然存在很多理论缺口,尚未形成逻辑贯通的完整理论体系。近年来,国外越来越多一流的学者开始关注摄影,其著作也越来越多地被译介、出版到国内。其中,视觉文化研究的对象已经逐步从以美术图像为主,到加入摄影图像,乃至以摄影图像为主,发生转向,视觉文化研究会成为一门显学。图像的研究愈发受到国内学术界的关注,越来越多的研究者涌入进来,产出了不少理论成果,它也许是未来摄影理论的增长点之一。摄影理论与美术理论在业态结构上有相似之处,二者中都存在着很多感悟式的内容,例如大量的随感点评,也存在着一批介于散文和学术论文之间,似于学术散点理论的内容。但是比之美术理论,摄影理论因历史较短,理论厚度相对单薄。

  摄影术是电影、电视发明的前提,三者处于三个代际,到现在,网络上的短视频、微视频已经相对成熟了。这种代际演变的基本规律是媒介从单一走向综合、信息量从小变大,以及日常性与大众性越来越高。比之综合了画面、脚本、表演、音响、道具等手段的高度工业化了的电影,摄影生产静态的照片,依靠瞬间之中爆发式地凝冻视觉结构来呈现信息、表现情感,仍然有自身不可替代的独特属性。

  视觉心理学有研究发现,以四条边框勒切世界是人类的基础视觉思维之一。现在很多学校开设了以摄影为主要训练手段的视觉素养或视觉传达课,效果优良且直接。摄影创作可能会成为美育的训练方式之一。

四、摄影的社会需求

  目前,全社会对于拍出高质量照片的技术需求总体上很强烈,这一点无需赘言。但是,大众对摄影的技术需求往往很低,能够拍清楚就可以,这是对精益求精的、专业性的良性需求的遏制。浏览抖音、快手这些视频平台,能发现这种低技术标准之下生产出来的产品往往非常潦草、粗糙。可以说,当前社会使用摄影与影像的整体水平还处于较低水平。


中国美术学院教师作品:浮玉No.7—来自“鹊华秋色图”的写生,全数字虚拟技术,2013-2017 作者:邵文欢

五、摄影艺术基础理论研究现状

  本体理论研究是摄影理论体系的一个重要缺口,目前多数文本局限于技术运用与拍摄技法,相对缺少从艺术、美学角度出发的理论研究。当前国内的摄影理论界还没能整体性地认识到,影像是独立于美术图像的一种重要的图像类型与研究对象。

  较为重要或基础性的新技术的出现,总是会激发摄影本体属性的探讨。这种探讨的核心问题是摄影的哪些本体属性仍然存在,而哪些不存在了。摄影有技术性、现场性、瞬间性、客观性、机遇性、选择性共六个相对稳定的本体属性,它们是摄影学科建设的基础判断。

  另外,目前的理论研究过于关注摄影家的创作过程,局限在讲述艺术家成长历程与阐述作品思想内容的层面之中,经常陷入“意图迷误”与“感受迷悟”。打通技术性与艺术性、作贯通的理论研究非常缺乏,这几乎是摄影本体理论研究之中的冻土地带。上述现象在电影理论界也广泛存在,体现为单纯地分析影片的故事内容与人物形象等文学性的部分,把电影当作了小说、戏剧,忽略了电影最为根本的影像语言。这一现象恰恰是因为对于摄影与影像的理解与认知的不足。在摄影评论中,能够同时从技术与艺术两个方面出发,通过二者的支撑性与互证性,将摄影作品分析、阐释透彻的文章极为少见,而这样的文章才能使读者的水平发生实实在在的提高,才能打通摄影本体理论研究的关口。

  1.观看方式的分析之维

  另外,国内摄影理论完全将注意力放在已完成的作品上,缺乏摄影观看方式的研究。实际上,摁下快门是整个摄影行为的结束,画面生成的主体部分是前期观察与观看过程。但是我们对这个“主体部分”的研究仍然太少。自2009年起,我在《中国摄影家》杂志社组织策划了多届“中外摄影家大PK”活动,对诸多摄影名家的拍摄过程进行录制,并开设座谈会分析研讨。这个活动便是为了展开对不同摄影家观看方式的个案分析。观看方式包括意识形态作用下的眼光、社会和个人道德的立场,还包括惯性的目光、审美趣味下的选择等,重点在于发现能力,涉及摄影者与拍摄现场的结合与碰撞下,所产生的思想爆点。

  2.图像作品的分析之维

  180多年的摄影实践,已经诞生了大批影像,但对于图像的分析,一直缺少方法。有学者曾论及摄影中的刺点、意境等概念,但是不够系统,无法以此进行影像分析。还有学者将语言学、修辞学理论简单地挪用到影像分析中,说影像也是一套有语法的语言。这些观点是“两张皮”的,很难自圆其说。除了如罗兰·巴特一般以刺点与趣味点为基础对影像做支撑性的、张力式的分析,我们还能拥有什么样的分析方法?影像将成为横亘在人类社会与现实世界之间的玻璃墙,深刻地影响着人对世界的认知。影像分析方法是我们的迫切之需,不仅在于单幅影像,也在于组照与专题影像的分析方法,也即缺乏影像叙事学的研究。如何通过照片的次序与配合达到更好的叙事效果?为何作品经优秀影像编辑的手后,会更深刻,更加耐看,令人回味?摄影的叙事存在什么样的规律?这些问题都是影像叙事学研究要去解决的基础性问题。

  3.图像的接受与传播规律之维

  在如今的“读图时代”中,摄影学科缺乏对图像接受与传播规律的研究。从百年的摄影史传统来看,图像编辑学已经形成系统,但图像接受美学和传播学还不仅仅局限于编辑过程中,也体现在接受终端的心理活动中。建立系统的摄影学科,必须打开这扇大门。另外,影像传播学需要建立在统计学方法论和数据基础之上,从数据分析中找到规律。

六、摄影史研究现状

  由于视觉化的摄影美学研究与基础理论建设的不足,目前的中国摄影史多是技术变化史、内容变迁史,而非摄影观看方式与影像审美范式的演化史,内在规律总结仍然不够。

七、史论、理论研究的痼疾

  目前的中国摄影理论界,懂技术的人常常进入不了艺术研究,懂艺术的人又往往缺少技术操作的实感,在技术与艺术的融合处,摄影研究者普遍失语。大量的摄影研究总是偏向一边,有的虚张声势地大谈技术参数设置,僵死地强调各种“构图法则”,把艺术八股化;有的朝着其他领域走,变成了其他行业的研究,失掉了摄影研究的主体性;有的停留在讲摄影家的成长历程与“故事”之中;有的漫想式、散文化地写对作品的个人读后感。

  技术与艺术的融合之处,是影像生成和发挥作用的核心。若无法打开这个部位,摄影理论研究定会长期停滞。而打破这一局限,摆脱技术的束缚,打开技术与艺术的融合之处,拓展影像的思想性,是建立“摄影与影像学”的目标。

八、应建立“摄影与影像学”

  影像已经介于现实与我们之间,渗透进任何时间与空间,成为了现实世界与我们认知到的内心世界之间的一层厚厚的玻璃墙。影像的大众化与日常化,使我们似乎面对着三个平行的世界:一个是现实世界,一个是文字和话语中描述的世界,一个是影子世界。这种变化,不是一个很普通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但深刻地改变了世界,也深刻地改变了我们人类自己。在这三重世界之间时刻发生着的对应、夸张、遮蔽、错谬等各种关系,以及这些关系相互叠加后所产生的效应,应是摄影与影像学研究的主要内容。另外,建立摄影与影像学,需要对摄影与影像做贯通式的研究,这有利于生成影像视觉文化与艺术的知识体系,即有利于建立摄影艺术基础理论的知识体系。唯其如此,才能形成一个更具思想性与文化内涵的摄影学科。

  包括观看方式分析、图像作品分析、图像接受与传播规律分析在内的摄影本体理论研究继续推进的同时,摄影与影像学也需要初步对作为一个研究方向的影像学进行广泛的拓展与深度的挖掘。长此以往,便会在影像学研究的基础上逐步形成影像考古学、影像社会学、影像语言研究、影像意识形态分析、影像文化研究等子方向。如此,才能使更多的人才有意识地将时间与精力汇聚于摄影与影像学研究,进而为摄影界注入更多高质量的学术资源与学术思想,最终,将摄影与影像学写入《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

客户端下载:

iPhone | iPad

Android Phone | 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