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那么长,还好我们是一家人

来源: 婚姻与家庭(下)(2021年9月第9期)
字号:


  人生那么长,不要忘记彼此相爱,互相提携。一定要多沟通,互相理解和包容,一起去感受生活中的喜怒哀乐,也一起分享琐碎日子里的点滴幸福。这是全国最美家庭罗华三家庭,对“家人”这个词做出的注解……



  在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郝王庄镇罗庄村,罗华三、霍淑兰老两口德高望重,声名远扬。他们的4个子女当初都是读完初中便辍学了,回家务农、外出打工,命运的走向似乎毫无悬念。但时过境迁,4个孩子全都有所成就。女儿在天津某公司做会计,大儿子是北京某律所高级合伙人,二儿子和小儿子创立的建筑公司享誉业内……

  因为培养出4个出色子女,罗华三老两口获得了2019年全国“最美家庭”称号。熟悉他们的人知道,这个大家庭的“美”深远丰盛,是风雪过后的春暖花开,也是血浓于水的不离不弃;是“知识改变命运”的铿锵见证,更是“家”和“家人”的最好诠释……

是恒久不变的血缘,也是同舟共济的伴侣

  2021年7月9月,一个普通的周六下午,天津蓟县某小区的一户人家却如过节一般热闹。罗华三和老伴儿霍淑兰坐在客厅,大儿子、二儿子陪坐在侧;厨房里,小儿子掌勺、女儿和3个儿媳正在准备晚餐。老人的谈笑声、孩子们的嬉闹声、细碎的切菜声、油在锅里滋滋作响声合在一起,和谐美好又温馨暖人。

  老少三代加起来一共16口人的大聚会,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除了住在蓟县的女儿一家三口,其他人则是兵分多路来的这里。老两口是小儿子从山东德州老家接过来的,大儿子从出差地沈阳直接飞过来,其他人则从北京开车过来。

  “所谓亲情,不仅是恒久不变的血缘关系,更是同舟共济的亲密伴侣。”电视剧《以家人之名》里的那句台词,是这热闹景象的最真实写照……

  今年75岁的罗华三和77岁的霍淑兰老两口,20世纪60年代结婚,已携手半个多世纪,一直是亲朋邻居眼中的模范夫妻。

  但罗华三总说:“当年是我高攀了她。”

  霍淑兰出身于书香门第,上过初中,当过民办老师、赤脚医生和合作社售货员,是那个时代少有的文化人。

  两人结婚后生育了一女三男。罗华三觉得农村的孩子,最紧要的事是早点儿出来挣钱结婚,霍淑兰却认为要多读书。无奈当时家庭条件有限,4个孩子无一例外,读完初中便辍学。最大的女儿在家务农,之后嫁到了邻村,3个儿子初中毕业后都离开农村去城里打工。

  早早辍学的姐弟4人的命运为何后来全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罗华三说:“孩子们都是靠自己,我们没出一点儿力”;女儿说:“是3个弟弟齐心协力扶持、鼓励我,我才改变了命运”;二儿子和小儿子说:“我们今天的成功,全得益于大哥”;大儿子罗浩说:“因为我有世界上最朴实勤劳的父亲、最真诚无私的母亲和最有爱的姐姐、弟弟”。

  他们说得都没错。但若要追溯这个家庭为何会创造奇迹,长子罗浩的人生经历里藏着答案。

  初中毕业后不久,罗浩在一位亲戚的介绍下去济南某医院当清洁工。每天起早贪黑打扫卫生,工作辛苦不怕,但这种一眼看得到头的生活,他一点儿都不喜欢。在医院干了半年后,罗浩去了北京,第一份工作是电焊工,很辛苦,但工资比清洁工多得多。

  两个弟弟初中毕业后,也相继跟着罗浩去了北京,三兄弟在同一家公司做电焊工,个个都踏实勤劳,深得领导和同事喜欢。母亲霍淑兰细心,看出罗浩不喜欢这份工作。“你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去发现自己到底喜欢什么工作。多读书,多四处走走看看,没准儿哪天就知道自己真喜欢什么了。”

  母亲的话让罗浩深受启发,他租住的地方离中国政法大学比较近,那里的图书馆对外开放。一天下班后,罗浩去了图书馆。或许是身边静心读书的大学生让他心生羡慕,或许是罗浩第一次捧起的那本法律书被施了魔法,当律师的念头突然跳进罗浩的脑海。他兴奋激动也无比笃定,未来他要做律师。

若他生在另一个家庭,可能早就不在了

  得知罗浩想当律师,全家人大力赞成。干着最苦最累的活儿,睡在潮湿的地下室,因为能抽空儿去大学图书馆静心阅读一两个小时,罗浩每天都过得充实而闪亮。一天晚上,罗浩在收听《法治园地》广播节目时,欣喜地得知政法大学招自考生。不限学历、户口,一年学费50元,通过考试后能获得国家承认的大专文凭。

  1994年,一边打工一边自学的罗浩获得了大专学历。接到儿子的电话,霍淑兰笑逐颜开,罗华三却抹起了眼泪。“我对不起孩子,因为其他家都是父母供孩子读书,我的孩子却靠自学,还自己打工挣钱交学费。”

  拿了大专文凭就能考律师了,罗浩离梦想近了一步。但两个月辅导班刚上了一半,命运就给了他致命一击,罗浩突发严重哮喘并伴随胃食管反流。急速往前奔跑却在接近终点时被绊倒在地,罗浩不仅要终止辅导班学习,连工作也做不了了。

  1995年,罗浩回到老家,之后8年,他都待在这里养病,哪里都没有去。“零收入,零付出,每天都过得生不如死。”时隔多年,罗浩感叹,“如果我生活在另外一个家庭,早就不在人世了……”罗浩的感慨里,藏着对家人的深切感恩,也是他后来出人头地的动力所在。

  罗浩回农村后不久,就去同村的未婚妻家退婚,两人是媒妁之言,订婚后一直靠书信联络,他不想拖累她。她却说:“在你最艰难的时候离开,我做不到。”这位勇敢的姑娘,坚决跟他领证结婚。

  两个弟弟为了方便照顾哥哥,辞掉北京的工作回到德州打工,每月一拿到工资就送回家给哥哥看病;父亲带着罗浩四处求医问药;做过赤脚医生的母亲给罗浩打封闭针,姐姐则帮忙照顾弟弟的生活起居。

  两年过去,病情毫无起色,罗浩突然想放弃生命。“父母还有两个儿子,妻子还可以找个好人家,最最放不下的10个月大的儿子,但两个弟弟早就承诺会视如亲生……”觉得再活一天都是苟活,他不想自己一个人把整个大家庭拖垮。

  连续3天,罗浩偷偷把药倒掉,本来就奄奄一息的他陷入重度昏迷。那天父母刚好不在家,在德州打工的大弟弟心有灵犀,突然觉得心烦意乱,马上骑自行车赶回家,将昏迷不醒的哥哥送到德州市医院。醒来后,罗浩发现父母、姐姐和两个弟弟全在身边。父亲说:“只要你不死,我们砸锅卖铁也要治。”母亲告诉他:“你要好好活着,因为活着就有希望。”那一刻,罗浩知道他是父母的精神支柱、姐姐的保护神、两个弟弟的主心骨、妻儿的全世界。他很重要,不能死。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2003年,得知北京二炮医院有一位治疗哮喘病的专家,父亲和两个弟弟带着罗浩来到北京。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后,罗浩的哮喘病好了很多,只要在饮食上多加注意,不干重体力活儿,基本就不会发作了。

4个孩子都有所成就,妈妈功不可没

  熄灭许久的律师梦想再次被点燃,2004年,罗浩在亲戚介绍下去北京某律所实习,2007年,他通过专升本考试获得本科文凭。与此同时,两个弟弟也都通过自学获得了大专文凭。

  2008年,三兄弟把在农村种了22年地的姐姐也接到了北京。

  姐姐初到北京做的是保洁工作。住着弟弟们租的房子,看他们仨比着赛往前奔跑,姐姐也不甘落后,开始利用业余时间自学。2011年,罗浩拿到了律师资格证,姐姐通过了会计资格证考试。三兄弟的妻子都来自德州农村,都只有初中文凭,但她们也先后拿到了会计资格证。

  四姐弟在北京打拼,没有一个人把孩子留在农村。因为他们不想麻烦老人,也不想让孩子当留守儿童。罗浩的儿子最大,姐姐和两个弟弟的孩子年纪相仿,几家至少腾出一个人不上班,专门在家看孩子,互相帮衬。很多时候,都是一家人做饭四家人吃。

  罗浩进入某律所任专职律师那年,两个弟弟合作成立了一家建筑公司。哥哥任公司法律顾问,姐姐出任会计。时过境迁,罗华三的4个孩子都实现了人生逆袭,在北京稳稳扎下了根。

  每当邻居夸赞罗华三培养出4个出色孩子时,他都愧疚难当。接受采访时,老人说:“4个孩子成才立业,都是老伴儿的功劳。我是个大老粗,就知道干农活儿。不怕你笑话,原来我一直觉得孩子挣钱结婚比读书深造重要得多……”

  罗华三说得没错,4个孩子都能有所成就,霍淑兰功不可没。在被问到妈妈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时,他们异口同声:“看书”。农村总有做不完的活儿,加上家里孩子多,霍淑兰每天忙得脚不沾地,但再累再忙,她每天睡觉前都会看一会儿书。“我们兄妹几个的学习成绩都不是特别优秀的,但个个都爱读书,作文都写得不错。”罗浩说,母亲手不释卷,她的孩子们不会不喜欢看书。

  4个读完初中就辍学的孩子,为何后来分别考上大学、拿律师证和会计证?霍淑兰语气里满是骄傲:“因为他们都爱看书,而书本是最不会亏欠人的。”活到老,学到老。如今,年近八旬的霍淑兰依然爱读书、看报。

  难怪罗浩说:“我这辈子最崇拜的人,就是我母亲。”他是知名律所的高级合伙人,代理的案件都顺利结案,无一纠纷;老二和老幺合开的公司,自创办以来从未欠过工人一分钱。霍淑兰总告诫他们,做人要俯仰无愧于天地。旁人都羡慕他们的孩子替父母长了脸,但霍淑兰说:“我最骄傲的不是他们挣了多少钱,事业做得有多大,而是他们踏踏实实,不做亏心事。”

  无论是当初靠种地抚养4个子女,日子过得困顿又艰辛,还是如今子女们都各自成家立业,霍淑兰一直都是这个大家庭的主心骨。女儿有什么不开心,总是第一时间对妈妈倾诉;儿子们在事业上有疑惑,霍淑兰也总能给出最稳妥贴心的建议。

刻在心坎儿上的,是一家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罗浩的儿子从高中起就在美国留学,每周六,他会给自己留出至少两小时的家庭时间。爷爷、奶奶、大姑、两个叔叔和父母,他一家家视频问候、聊天。同学羡慕又不解,问他为何每周都要跟家人联系,而且每次都有说不完的话?他引用了《请回答1988》里的一句话:“不管是在大门外所受的伤,还是在每个人的人生所留下的伤痕,甚至是家人所带来的悲伤,最终站在我这边给我安慰的,还是家人。”

  为了孩子读书,姐姐几年前去天津蓟县买房定居。不久后,哥哥和两个弟弟也在同一个小区买了房。从那以后,蓟县成了一大家的第二故乡。逢周末、节假日,姐姐一声招呼,3个弟弟就带着家人驱车前往。当然房子买在同一个小区的最大好处,是谁把父母接过来,一大家就能马上团聚。

  家是什么呢?小儿子说:“无论去了多么远的地方,也不会忘记回来,这种帮你填补精力的地方,就叫家。”

  每年春节,3个儿子都会携家带口回德州父母家。每当这时,罗华三老两口就什么都不用干。小儿子掌勺,3个儿媳帮忙。因为那场重病,罗浩成了全家人的重点保护对象,回到家什么都不用做。“一个家庭要和谐幸福,每个人都要付出,而我的付出方式就是多发红包。”罗浩笑着说。

  大人们有大人们的表达方式,孩子们有自己的表达方式。霍淑兰说,每次她和老伴儿去北京吃烤鸭,孙子们包的第一个鸭饼,一定先给爷爷奶奶;罗华三说,和孩子们出游,每到服务区、景点,孙子、孙女总会有一个先跳下去等在车门外,另外的扶他们下车。一大家聚会吃饭,罗华三老两口不上桌,3岁的孙女都知道不能先动筷。

  在农村待了大半辈子的罗华三老两口去过很多地方。国内的大城市基本都去过了,新马泰、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都去过了。每次去国外旅行,大孙子都是翻译。“他不只是给我们做翻译,而是给整个团做翻译。”说到前不久刚考上新加坡南阳理工大学博士的大孙子,霍淑兰满脸骄傲。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光,每分每秒都珍贵。罗浩说:“人这一生,真正能刻在心坎儿上的,是一家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罗家老少三代一共16个人,他们建了一个名为“幸福大家庭”的微信群。这个群里每天都热闹非凡,谁去哪里出差、哪个孩子在学校参加了什么活动、哪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事无巨细,大家都爱在群里分享。

  “我们的爸爸妈妈,他们个头不高、身材瘦小、一点都不英俊美丽,但在我们心中,他们温暖、高大,魅力无边!”说到父母,罗家4个孩子眼眶湿润,满脸的骄傲和幸福之情令人羡慕不已!

  (文中罗浩为化名。感谢山东省德州市妇联对本次采访的大力支持)

  玄圭 责任编辑

  E:87063527@qq.com T:010 5102 6331





客户端下载:

iPhone | iPad

Android Phone | 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