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中国摄影史上大写的人与书—访策展人王海宝

来源: 中国摄影家 (2019年2月第2期)
字号:


  宋海娇(以下简称宋):这次展览有不少书籍是你的收藏。最初是怎么想到要收藏摄影书的?

  王海宝(以下简称王):我涉足中国摄影书收藏是看了2011年那日松老师写的《中国摄影史上值得阅读和收藏的40本书》,以此发轫。我正式进入摄影这一行比较晚,是在2010年,其后也走过一般影友走过的路,风花雪月天南海北地跑,但后来感觉意义不是很大,自己也很迷茫。这时候不经意间买了一些国内摄影方面的书,也是良莠不齐。看了那老师的文章后启发很大,我就用了不长的时间把他推荐的40本书全部收集起来。收集全这些书系统地读过之后,觉得中国摄影书还是值得好好地梳理一下。特别记得鲍昆老师曾对我说过:中国不缺摄影师,而缺研究摄影文献的人。2013年我在平遥摄影节跟那老师第一次见面,跟他说了这个事,他很惊讶,他说这40本书里有些书他都没有。由此我就沿着这条线索不断地扩大自己的搜索范围和层次,像大浪淘金似的,越来越注重把这些书作为文献来研究。

  段琳琳(以下简称段):读完那老师推荐的40本摄影书之后,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又有什么遗憾让你觉得要好好梳理一下中国的摄影书?

  王:最大的收获如同阿拉伯故事中的“芝麻开门”一般,一下子进入了中国摄影书的宝库,令人欣喜目不暇接。更为重要的是我找到了一条认真收藏与潜心研究之路。前面说到由于跟风也购买了不少良莠不齐的摄影书,随着阅读与思考国内的摄影书籍,我发现了许多出版物的弊病,其中一些问题比较严重,比如任意抄袭、随意编辑与胡编乱印等等。这些问题需要有严肃与认真的研究著述以正视听,但很遗憾目前这类文章和著作很少。我便与一些同仁商议能否把百多年的中国摄影书梳理一下,呈现出来表达一下立场,并且适时出版著述。这次展览算是一个预热吧。

  宋:你是按怎样的脉络收藏的?王:以那40本书为基础,以时间为线索扩充,大概分为四个时间段:清末至民国、新中国成立至文革、改革开放至2000年,以及2000年至今。这次展览也是同样的结构。

  摄影是西方舶来品,虽然有历史考据,中国人接触摄影的时间跟国际上差得不是很久,但真正拥有自己的想法,真正将摄影作为一个艺术门类来研究,写自己的摄影理论书还是比较晚的。中国摄影早期受西方人的影响比较大。

  这次展览的书最早涉及清末,书不多,主要以翻译国外的书为主,介绍基本的摄影技术与技巧,关于摄影理论和摄影艺术探讨的书籍比较少。这毕竟是一个萌芽起步期。


林溪独坐  郎静山 摄  选自《静山集锦》(1948年, 郎静山著,桐云书屋出版)


《中国名胜》(1910年,上海商务印书馆)


《东南揽胜》
(1935年,东南交通周览会宣传组编辑委员会,全国经济委员会东南交通周览会)

  到民国以后,中国跟世界不断深度交往,一些学者也开始加入到摄影的行列,比如陈万里、刘半农。他们介入摄影以后把摄影文化的层次提高了,在这个过程中还成立了一些社团,像北京的光社、上海的黑白影社等,他们依托这些社团开始在一些大城市推广摄影术。在这个发展过程中有几个“第一”非常重要,比如陈万里第一个出个人摄影集《大风集》,拍摄了《故宫》系列等,对中国摄影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还有刘半农,经过我们考证,他是中国第一个研究摄影艺术理论的人,也是第一个编辑摄影年鉴的人。虽然他涉足摄影时间非常短,但是他修养和天分比较高,所以能够迅速介入并有所成就。

  另外一些活跃在北京和上海等地的学者的著作有《摄影初步》《摄影指南》《美术照相习作集》等。中国摄影师最早就是展示摄影的记录功能,拍摄了大量的中国风光,有趣的是,个人爱好之外,这些拍摄是许多团队甚至出版机构组织的,比如良友、商务、中华书局这些大的出版机构,有意识地组织摄影家进行大的题材创作。从我们收集的书来看,这些作品直到今天依然对我们有很大影响,比如《中国大观》《中华景象》《中国现象》以及一些区域性的影集,比如《东南揽胜》《西北揽胜》等。这个时期出现了人们公认的大师郎静山。还有必要提到的是庄学本,他把摄影作为社会学考察和人类学研究的工具,长期考察羌戎也就是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出版了很有价值的著作《羌戎考察记》。这个时代,中国摄影虽然起步稍晚,但起点还蛮高的,摄影的类型也比较多。

  第二个时期是从新中国成立到文革的恢复盘整期。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摄影在当时还是一个比较奢侈的艺术门类,所以人们更多考虑的是生存问题而不是摄影创作。这一时期我们收集到的书比较少,而且门类比民国时期少,主要是摄影普及性的,像《摄影须知》《摄影佳作欣赏》《摄影创作初步》这一类比较多。另外,随着经济恢复,一些摄影家开始尝试出个人影集,比如1957年吴中行出了个人艺术摄影集,后来有《景康摄影集》等,但还是凤毛麟角。这个时期非常值得一提的书是1959年庆祝建国十周年出版的大型摄影画册《中国》,这本书非常有分量,重6公斤,开本也很大。从照片选择到装帧印刷,这本书都在当时创了很多“第一”,无论在中国摄影史还是中国印刷出版史上都有一席之地,到现在都很少有摄影书能超越它。另外,吴印咸的《摄影艺术表现方法》是那个时期自成体系的摄影理论著述。这一时期摄影门类比较窄,以红色影像为主,比如有《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大跃进摄影集》《革命战争摄影作品选集》《南泥湾》等。


《摄影须知》(1951年,林泽苍著,三和出版社)


《九七影情—当代香港之视觉探索1990—1996》
(1996年,伍小仪主编,香港摄影画报有限公司、香港艺术中心出品)

  改革开放以后我们选的书就比较多了,这是一个百花齐放的时代,也是国内纪实摄影出版热的时期。这个时期人们开始恶补性地探索各种摄影的风格和门类,也出了很多介绍国外摄影的书。这期间还有很多对中国摄影历史性的回顾和梳理,比如《中国摄影发展历程》《中国摄影史1840—1937》《十年一瞬间》《中国摄影40年》《人民摄影十年作品选》,还有香港的《九七影情》,台湾的《中国历史影像(1935—1970)》。研究摄影理论的书也开始多起来了,比如龙熹祖编的《中国近代摄影艺术美学文选》《摄影艺术的美学特征》《书写摄影》等。当然纪实摄影题材的凸显是很重要的特色,如《胡同壹佰零壹像》《人道主义》《我要上学》《场景》《走过青春》,特别是聚焦社会底层的书籍也出现了,如袁冬平的《精神病院》,赵铁林的《聚焦生存》。这个时期应该说是中国摄影的黄金期。

  2000年以后中国摄影又有了新的变化,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这一时期,我觉得应该是“变动不居”,当代艺术与中国影像出版开始融合。中国摄影在跟世界的交往中,在社会巨大变迁中慢慢地成熟起来了,有自己的特点了,无论是传统性的风景摄影如《瞬间遐思》《中国西部风光》《中国传世风光摄影》,还是探索性的人体摄影都出现了,但更值得关注的是个人的纪实性摄影《麦客》《生活在邓小平时代》《火车上的中国人》《变革在中国》《包围城市》《国人》等的丰富性与多元化,还有大型展览汇编《中国人本》《影像的力量—紫禁城国际摄影大展作品集》等。摄影理论方面也继续向纵深发展,如《观看再观看》《摄影思想史》《中国摄影批评选集》等。摄影史除了《摄影中国—中国摄影50年》《中国:1976—1983》《中国当代摄影十年(2005—2014)》等著述外,也选了老摄影家翁乃强的《彩色的中国》、陈勃的《摄影往事七十年》和李振盛的《红色新闻兵》。一些学者也开始在世界背景下研究中国摄影,比如《东方照相记》《中国照相馆史》等。可以说摄影越来越体现出它记录、呈现和表达的功能。

  要在浩如烟海的摄影书籍里梳理出一些东西确实有些吃力不讨好,毕竟人们的学识、认知和评判标准不一,但我想我们应该在前人的路途上寻找出一些路标、车站和枢纽。中国摄影一百多年的历史中还有很多值得探索的东西,这件事总得有人去做。这次和那日松老师一道,把中国摄影书梳理一下,给大家提供一个参照系,通过回顾历史探索中国摄影未来的发展方向,也希望能看清当下中国摄影存在的一些问题。

  段:你收藏的最早的摄影书是哪一本?能否具体介绍一下这本书的内容和收藏过程?

  王:从收藏角度讲,最早是追寻刘半农的《半农谈影》和《北京光社年鉴 · 第一集1927年》。说实在的,《半农谈影》是本理论小册子,按常理价格不应很贵,但随着收藏热价格炒得很高,没办法只能在孔网上与卖家讨价还价,最终以6000元成交。《北京光社年鉴 · 第一集1927年》则是在无锡南禅寺觅到线索,最终在耐心等待一年后购得,也坐地起价涨了不少,但现在来看还是便宜的。

  刘半农加入北京光社后,做了两件在中国摄影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一是担任编辑刊印了两本光社年鉴《北京光社年鉴 · 第一集1927年》和《北平光社年鉴 · 第二集1928年》。这是我国最早发行的摄影年鉴,年鉴的编排设计也大方别致,封面特色显著。第一年编印的年鉴,主要刊印了光社同人的代表作,记载了光社的活动历史,介绍了光社社员的新成就。第二年编印的年鉴除刊登社员作品外,还刊登社员的摄影论文、译文,内容充实,图文并茂。刘半农为两本年鉴作序,特别是为1928年光社年鉴作序提出的中国摄影艺术的民族化问题等,为研究中国摄影发展史留下了极为珍贵的史料。他如此写道:“我以为照相这东西,无论别人尊之为艺术也好,卑之为狗屁也好,我们既在玩着,总不该忘记了一个我,更不该忘记了我们是中国人。要是天天捧着柯达克的月报,或者是英国的年鉴,美国的年鉴,甚而至于小鬼头的年鉴,以为这就是我们的老祖师,从而这样模,那样仿,模仿到了头发白,作品堆满了十大箱,这也就不差了吧!可是,据我看来,只是一场无结果而已。必须能把我们自己的个性,能把我们中国人特有的情趣与韵调,借着镜箱充分的表现出来,使我们的作品,于世界别国人的作品之外另成一种气息。”


柏树和儿童,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 
选自《中国》(1959年,廖承志主编,“中国”画册编辑委员会编辑出版)


《庄学本全集》(2009年,李媚、王璜生、庄文骏主编,中华书局)


《摄影思想史》(2008年,林路著,浙江摄影出版社)

  二是1927年完成《半农谈影》一书,10月初版交北京、真光两摄影社寄售,翌年4月又由上海开明书店再版发行,影响很大。当时国人著作出版的摄影书籍,大都偏重于介绍摄影技术知识,而《半农谈影》是第一本系统全面而又通俗地阐述摄影创作理论的书。刘半农以特有的诙谐笔调,对轻视摄影的偏见进行了辛辣的嘲讽和鞭辟入里的剖析;提出了摄影的分类说,意即摄影可分为科学摄影、艺术摄影和商业摄影三类;同时提出了摄影的意境说、同情说、造美说和一系列“造美”的原则,即艺术形式的法则。其摄影构图理论对后来的艺术摄影有着一定的影响,为我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摄影艺术理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段:本次展览的100多本摄影书可分为哪几个类别?各占多少比重?

  王:大致可分为摄影技术类、风光摄影类、理论研究类、历史研究类、个人及综合作品集。摄影技术类主要是民国早期和新中国建国初期有一些选取,约占6%;风光摄影类约占6%,理论研究类约占10%,历史研究类约占20%,余下大多数还是个人及综合作品集。

  段:根据你的收藏心得,什么样的画册或者摄影书能够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王:未来可能还是直面社会、记录人生、表达立场的摄影师作品会流传更久。当然画册也好,摄影书也罢,除了立足自身内容以外,好的编辑设计也是必不可少的,有时甚至决定了画册的成败与否,我们这次选书就遇到不少这方面的问题,选择哪个版本,选择哪位编辑都是有比较的。

  段:收藏摄影书过程中遇到的最有意思的事情是什么?

  王:寻找郭力昕的《书写摄影—相片的文本与文化》。网上搜索没有此书,与相关人士联系说书出版的时间太早,已经没有了。通过多方打听郭力昕本人也说没有了。后来有一次我到台湾出差,专程到一些大书店去淘也没有。偶然与台湾导游说起此事,他说有空到台湾的二手书集市去淘淘。我也只当是说说而已,不想就在我们即将返程时,他兴奋地打电话说在二手书集市帮我找到了,我说寄给我并告诉我多少钱,他说不用了就当送我的小礼物,到现在我还保存着寄书的信封。


选自《聚焦生存—漂泊在都市边缘的女孩》(1999年,赵铁林著,青海人民出版社)


《52位香港当代摄影家》(2010年,黎韶琪编,摄影杂志、博艺集团出版)


《红色影像之旅》(2015年,刘远著,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

  段:你收集了多少摄影书?能否介绍几个收藏摄影书的主要渠道?

  王:具体数量没有详细统计过,小几千本是有的。收集摄影书的过程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当时以为收藏书应该不难,因为我一直喜欢阅读,也有很多藏书,但是转到摄影书领域后才发现难度很大,尤其是那些历史久远的书,很多已经在战乱中灭失了。

  互联网使收藏进入了一个新时期,网上淘书也越来越便利,国内网上渠道主要是孔夫子网、当当网、淘宝网,还有一些新出来的路网、旧书城等。国外可以在“eBay”网试试,但寄费较高。我以为目前还是孔夫子网不错。另外传统的二手书市场,像北京的潘家园和散布各地的旧书集市等也是很好的渠道,但常常是可遇不可求。另外,朋友间的信息交流和介绍也会帮助找到更多的淘书线索。

  宋:收藏书的资金问题是怎么解决的?

  王:收藏书的花销非常大。为了平衡资金,我自己不断出书,学郁达夫的“出卖文章为买书”;另外,我从2014年开始都会争取政府项目,比如这次的展览就是由无锡市政府支持的。但资金有时并不是最困难的环节,最难的还是评书的标准和找书的线索。

  段:家人支持你收藏书吗?下一步有什么收藏计划?

  王:家人支持我收藏摄影书。下一步主要围绕两个方面丰富和系统摄影书籍的收藏,一是以这次《中国摄影书100本》为契机,系统整理这批书籍,争取不长的时间内出版编著。二是收藏有意识地扩展到中国摄影家100人,研究在中国摄影史真正有影响的摄影家,条件成熟时也适时出版编著。以期通过这两个方面构建出从清末至现代的中国摄影史上大写的人与书。

客户端下载:

iPhone | iPad

Android Phone | 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