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头发花白的小战士

来源: 新天地(2021年8月第8期)
字号:


  20世纪50年代,年轻的武警官兵在海拔五千多米的珠峰脚下修路,这无疑是对生命极限的挑战,虽然他们身体健康,但却无法克服缺氧带来的严重高原反应。

  一天,从浙江接来了一批新兵,加入到修筑中尼公路的队伍中。剧烈的高原反应,让许多战士晕倒在帐篷里的简易床上。这时,有个名叫杨勇的小战士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强打精神在操场上慢慢跑起步来,可是没跑几步便摔倒在地。一个老兵过来要搀扶他,却被婉言拒绝:“不要扶我,让我慢慢适应。在成都训练时,班长就告诉过我们,对付高山反应不能贪睡,要适量活动。”被杨勇的顽强精神所感动,新兵纷纷爬起来在操场排成行列,杨勇又向连长请战:“请首长不必担心,给我们分配任务吧。”

  在后来的日子里,杨勇又以行动证明了什么是战士。当年12月,大雪封山前部队要撤离施工前线,全员返回拉萨休整。撤离前,杨勇主动要求留守。在同意了他的请求后,连队又决定由他和一名医生、一名炊事员组成一个留守小组。不料在中途,炊事员因父亲去世返回成都料理丧事,医生又因患急性肺水肿被杨勇送往日喀则医院救治,山上只剩下杨勇一个人。在这种特殊情况下,他完全可以给在拉萨休整的部队首长发电报请求支援,但他没有这么做。因为此时正值春节前夕,他是想让战友们度过一个安稳年。偌大的营地,就只有危险、孤单和寂寞时刻包围着他,但杨勇没有退缩,硬是咬牙挺了过来!第二年3月底,雪融冰消,当官兵们返回工地时,他们惊讶地发现,此时的杨勇,头发竟然全部花白了,语言表达困难,舌头也不听使唤,因为他已有3个月没有说过一句话了。此情此景,战友们除了揪心和自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久后,浙江省援藏干部慰问团听说了这件事,专门来到珠峰脚下看望杨勇。浙江省带队的一位副省长,深情地抚摸着杨勇花白的头发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地哽咽道:“我的儿子今年也是18岁,可他在父母的呵护下还不怎么懂事,而你,却成了一名坚强的武警战士,你是我们浙江人的骄傲啊。”

  杨勇只是憨厚地笑了笑,腼腆地说:“我是一名武警战士,在国家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我只有义无反顾地冲上去!”

  这是著名作家孟黎东在纪实文学《西藏记忆》中讲述的一个真实故事,他由此心生感慨:“在诗人的眼中,珠穆朗玛峰是浪漫的;在佛教徒的眼中,珠穆朗玛峰是神圣的;在登山者的眼中,珠穆朗玛峰又是雄伟的;而在当年筑路的官兵眼中,珠穆朗玛峰却是冷峻和威严的。当今天的登山英雄们在珠峰顶上高举着五星红旗呼唤成功的时候,你们是否想到过通往珠峰的路,是由包括杨勇在内的那些年轻武警战士们用青春、汗水甚至生命铺成的?他们虽然没有登顶,但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

客户端下载:

iPhone | iPad

Android Phone | 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