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费合理与否消费者会自行选择

来源: 法制文萃报(2021年9月第2672期)
字号:


  一般来说,快递都是要签收确认的,要有收件人的签字,才算完成了递送义务,没有这个签字,丢了快递,快递公司是要赔钱的。所以,不管是否购买这项服务,都应该送到。既然服务都包含在整个快递过程中了,那么,为什么要单独出售这些服务?

  顺丰的意思是说,不管消费者是否购买这个服务,我们都是要送到的,都是要签字的,只不过,寄件人没办法确认这个过程。我们的服务,就是提供这个确认,让消费者放心。

  实际情况,则居于两者之间。一般来说,快递员送货上门往往是敲开门给了东西就走,不会要用户签字,另一些没送上门的,往往选择放快递柜或驿站。这些都是违反规则的,而这个增值服务,可以杜绝这类违反规则的情况。从这个角度,的确是消费者多花1元钱购买本该有的服务。

  不过,顺丰这个服务,提供了一个额外的确认功能。有了这个确认,快递员必然更重视,消费者也更安心,也能第一时间收到反馈。这种形式类似于邮政的“挂号信”,若寄挂号信函,在信函本身的资费基础上,每件另加收挂号费3元。挂号信的模式即是:收取挂号信,投递人员按址投递,收信人出示身份证明,签写证件号码,由投递员核实无误交由收件人。挂号邮件与平常邮件相比新增了诸多权利。显然,寄信服务本身,就包括安全地把信寄到,但挂号信提供了额外保障。看起来,挂号信非常像顺丰这个增值服务。

  当然,消费者可以不管这到底是不是传统,只要不高兴,就可以拒绝,另寻他家寄快递。只要有竞争,消费者的权益是可以通过这种“消费者主权”得到保障的。市场中消费者的权益,或者说,任何市场主体的权益,本质上就是一个选择权:买还是不买,签还是不签。这是最根本的权利。

  回到这项增值服务上来,只要消费者拒绝使用这项服务,甚至换一家快递公司,这项服务也生存不下去,自然不了了之。而对于很多需要顺丰这项服务的消费者,或许就像使用挂号信一样,只是想图个安心。

  □9月13日《南方都市报》刘远举

客户端下载:

iPhone | iPad

Android Phone | 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