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与信仰的青春表达

来源: 当代电视(2021年10月第10期)
字号:


  摘要:电视剧《理想照耀中国》以唯美的镜头与诗意的叙事串联起党史不同阶段的人物及其感人故事,表现了中国共产党百年征程中的青春奋斗与理想追求。在历史与现实之间,该剧构建了一个符合当代青年人审美的影像系统,谱写了一组青春与理想的谐振曲,实现了写意与纪实的相互融合。

  关键词:理想 信仰 青春 细节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这个重要的历史节点上,电视剧《理想照耀中国》以党史不同阶段的人物及其感人故事串联而成,以唯美的镜头与诗意的叙事表现了中国共产党百年征程中的青春奋斗与理想追求。在历史与现实之间,该剧构建了一个符合当代青年人审美的影像系统,谱写了一组青春与理想的谐振曲,实现了写意与纪实的相互融合。

一、理想与青春的谐振

  青春话语与理想话语的相互融合是该剧的一大特色。青春意味着激情,与理想、信仰等紧密相连。该剧在突出主旋律、弘扬正能量的前提下,用年轻人的语态来讲述一个个理想与信仰的动人故事。《理想照耀中国》遴选了40组来自不同时期、不同行业的“特色”年轻人物作为叙事主角,他们不是高大全式的英雄,绝大部分平凡而且年轻,在他们的身上不仅体现了建党以来个体身上的青春与理想,也见证了民族国家发展中的奋斗与激情。如创作《歌唱祖国》的词曲作者王莘;中国第一个工商个体户章华妹;耗时6年攻克世界难题兰渝铁路头号重点难点工程—胡麻岭隧道173米的夏荔团队;冒着枪林弹雨划船运送解放军渡江作战的少女颜红英;回老家带领乡亲脱贫致富的大学生村官雷金玉;夺得第三季《中国诗词大会》总冠军的外卖小哥雷海为……这一个个鲜活的青春形象,一个个奉献青春、追逐梦想的感人故事体现出来的家国情怀与奋斗激情令人感动。

  理想是一种力量,一旦与青春相遇就会转化为个体的生命自觉和生命意志。每一个短剧都将青春个体置于时代与历史的艰难中,通过红色精神与信仰的贯穿与引导,体现个体青春的奋斗自觉与家国情怀的价值体现。如年轻的科技工作者吴祖太被派往林县担任修建红旗渠的设计工作,带领技术人员想方设法解决“引漳入林”的难题,在一次察看隧道险情时,不料被落石砸中身亡;16岁的刘磊磊被招进国家女子柔道队做陪练,一陪就是16年,被摔284万次,却“摔”出了20多位世界冠军。这些关于理想与信仰的故事,以“青春”为经、“奋斗”做纬,纵横经纬之间,带领观众回望百年的历史细节,再现了理想青年的青春本色。

  《理想照耀中国》全力打造青年观众新的精神营地和理想家园。该剧让观众感受到这些闪耀着思想光辉的“理想青年”追求理想的赤子之心,让更多年轻人努力追求“理想当燃”,引领年轻观众积极奋进,不说教,以事动人,以情感人。年轻的龙勇诚一心保护滇金丝猴,在深山老林里与为救孩子而准备猎杀的于永胜较量。青春的力量与自然的世界相互融合,透过龙勇诚与远道而来的妻子依依惜别的眼神、滇金丝猴与人对视的纯净眼神,流淌的是一种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与信念,真切自然地表现一代青年献身动物保护的伟大而平凡的精神与理想。《青春之歌》讲述王会悟的故事,她开办了一所女子学校,体现了王会悟推进新思想、投身革命的青春热度。青年的王会悟和丈夫李达之间为了坚持共产主义信仰不怕牺牲,秉持着坚定不移的信念,成为了一对有名的革命伉俪。在这部剧中,饰演王会悟的青年演员谭松韵表演中角色呈现的眼神和信念都很坚定,角色的塑造超越了一般的傻白甜形象,也突破了历史上对李达和王会悟的形象定式,在青年观众中热度与人气都很高。在《第五十五封信》中,陈毅安烈士战斗的画面,与妻子在不同空间等待的画面交替出现,令这段爱情交织出别样的壮丽、凄美与深刻。《同行》中,蔡博真跟伍仲文宁死不向国民党投降,当场宣布自己跟伍仲文结婚。军车开到刑场上,蔡博真和伍仲文为了革命事业,高唱革命歌曲中付出了宝贵的生命。这些画面凝聚着浓郁的爱情、亲情和对党的事业的深情,以一种年轻化的语态将主旋律剧带到年轻观众面前,在审美上实现了与年轻观众对话,无形中实现了观念的引领和审美的塑形。

  在节奏与时长上,针对年轻观众对互联网媒介的使用习惯,《理想照耀中国》将单集时长控制在30分钟之内,采用中视频的形制解长短视频之困。《守护》的叙事看起来碎片化,以点带面,从张家父子在守护《共产党宣言》等早期共产党史料的过程中,选取几个重要的节点加以放大,在美学形式上类似于戏剧。在结尾处,年迈的父亲张爵谦蹒跚守在儿子墓前,拄杖远眺,已经离世的儿子却意气风发地站在父亲面前,象征英雄不死,希望永存。这种不同空间和时间的画面重叠出现,类似于散文诗一般出现在观众面前,大大压缩了叙事的时间。30分钟时长的中视频符合年轻观众的观看习惯,也契合时下年轻观众的审美诉求。

  在演员阵容上,《理想照耀中国》集结了当下诸多青年演员,凭借他们青春气息与日渐成熟的演技,为观众们带来不一样的红色情怀,引领一番收视热潮。王俊凯演的林鸣,一心要参加高考改变自己的命运,双手推着沉重的独轮车,弯着腰,双眼注视前方,坚毅的眼神正是理想的追求。赵丽颖饰的雷金玉,面对厦门的现代生活和发展空间,在爷爷跟前描述20年后农村种上甘蔗后的发展前景。她和爷爷在笑声中做红糖糍粑,艰辛而又幸福的泪水伴随着对未来的憧憬的眼神,体现了乡村的活力在焕发。吴磊扮演的方大曾,用自己的相机记录战士们的勇敢与牺牲。身边的战士一个个倒下,他没有退缩,而是义无反顾奔向战场,用最真实的画面,让人们看到理想与信仰之光从未熄灭。这些青年演员一方面凭借自身的流量,将粉丝的追求融入理想、信仰等价值层面,在一个个日常的生活细节呈现中,悄悄与理想与信仰架通了桥梁;另一方面在剧中注重自身演技的提升,以内蕴激情的表演和真实生动的人物形象塑造让观众在经历理想洗礼的同时,感受到了生命与青春的激情。

二、历史与现实的细节呈现

  电视剧《理想照耀中国》聚焦“革命、建设、改革、复兴”四个不同时期,讲述了40组“闪光人物”背后的动人故事。串联这些故事的不是情节逻辑,而是在一系列动人细节中遵循情感的逻辑。每一个细节都是一个“有意义的瞬间”,无论是红色的党史精神,还是青春的理想奋斗,都在引起观众的情感共鸣中抵达信仰的高度。这些瞬间成为触动人们的情感的“点”,在互文状态下获得了历史的张力和现实的感染力。

  细节首先是剧中人物精神追求的日常生活载体。《理想照耀中国》没有冗长的情节叙事,而是借细节潜入日常,以一个个带着烟火气的写真,将理想、精神等抽象的概念融入剧中人物个体的日常生活当中。陈望道见一个农妇带着孩子想上车,却被人阻拦,于心不忍,把手里的票送给了农妇。江流带着一个农妇上门找其族人鸣不平,族长不但没有收留农妇,反而还抢走了农妇唯一的孩子以及农妇跟丈夫生前共有的田地家园。这两个生活的细节,激发了陈望道义无反顾投身到革命洪流中,将《共产党宣言》转译成了中文,传播到了社会各界。工人、知识分子、学生等在《共产党宣言》的影响下,纷纷起来反抗旧社会的统治。王会悟教女娃们读书识字,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娃被家人带走。嫁给李达后,两人积极参加共产主义的宣传活动。这些历史的生活细节,承载着建党精神的语境与氛围,并上升为一种平易近人的价值符号,让观众在合乎人性的情理中理解与接受建党精神的伟大。

  其二,细节是真实的投影。一个不经意的细节,往往最能反映人和事的真实状态。细节不是“细枝末节”,而是构成人和事内在联系和实质的微小情节。尽管是系列短剧,为了力求真实,剧中对于细节的用心之处可圈可点。章华妹与纽扣的故事直接还原了当年改革开放的历史艰难与时代真实。章华妹敢于抗争、坚韧不拔的品质是人物英雄性的体现,而其身上个体性情的回归正是人物凡俗性的表现。这些真实细节召唤出观众对于改革开放初期的生活记忆,也架通了理想与生活、信仰与世俗之间桥梁。外卖员雷海为一回到宿舍就背诵古诗词,后来雷海为参加了诗词大赛,一举夺得当届诗词大赛冠军。随后他拒绝了高薪聘请,走上教孩子学习古诗词的平凡岗位。平凡人的平凡生活细节,演奏出青春最美的旋律。电视剧注重以平凡人物的视角展现真实的时代生活,拉近与观众的距离,让观众在真切的日常细节中产生共情。

  最后,细节是精神升华的符号。剧中很多细节通过在运用长镜头的基础上做了适当慢镜头处理,有效放大了细节,让细节充满了张力。小红军糖豆爱吃甜,在看到战友没有吃的时,直接把碗里的野菜汤倒给了对方,笑嘻嘻地说自己可以吃糖。当他倒在风雪中,战友们打开他的饭盒,才发现这些“糖”都是坚硬的石子。当糖豆稚嫩而坚定的声音回荡在皑皑的雪山之间,诉说着自己关于“甜”的理想,与他舍己为人的精神构成一种内在的张力,直接升华了红军的长征精神。雷金玉带领村民种甘蔗走致富道路,她和爷爷一起制作糖粑,温暖的笑声和憧憬的眼神中体现的是寻找乡村的希望。这些日常的生活细节中,呈现的是一个个理想奋斗故事背后的艰难和克服艰难之后的精神升华。个体的生命轨迹与党、国家之间的命运构成一种同构式隐喻关系,诸多个体生活的细节于是升华为宏大命题之下的动人瞬间,使电视剧在传达宏大的主旋律时,又立足于真切的个体生活细节之上。

  电视剧《理想照耀中国》在历史与现实的互文世界中,填充的是一个个充满张力的生活细节,凝聚成一个巨大的精神空间。这精神空间里有个体的生命韧劲、深厚的家国情怀、红色文化精神等。剧中没有抽象的意识形态讲述,却将青春话语的个人励志与日常生活的一些动人细节相互融合,最终纳入到红色信仰世界中。

三、小聚焦与大写意

  从形式上看,《理想照耀中国》以“理想”为命题,40个情节互不相关的故事犹如40幅生动的速写,聚焦于一个个历史与现实的动人瞬间。其中有坚贞不屈、守誓不渝的革命先烈,也有风餐露宿、筚路蓝缕的新中国建设者;有中流击楫、敢于担当的创业先锋,还有默默无闻、勇于奉献的国防科研人员;更有一些坚守岗位、甘守平凡的普通劳动者。整部剧不仅包含党史中的事件,也注重将党史中蕴含的理想追求与奋斗精神进行写意式的镜像对接,找到事件记录与诗意审美的契合点。

  每一个故事的讲述并非单纯停留于或满足于再现某一单个具体的党史事件或者个体的成功奋斗史,而是寻求通过速写的方式,以点带面,聚焦于历史与现实中一些动人瞬间,通过内在的情感逻辑加以贯穿,在系列故事讲述中形成一条理想、信仰的生活之河。在《天河》一集中,该剧聚焦于几个生活瞬间:1.水儿挑水回家,一不小心摔倒在地上,好不容易挑了一担水全部倒了,水儿抱着一个水桶放声痛哭。2.吴祖太得知妻子出意外离开人世,顿时如遭雷击,半天回不过神来。3.吴祖太不顾危险,绑着绳索吊挂在悬崖峭壁上。同伴洪亮一不小心松了手,绳子迅速往悬崖下滑去,最终吴祖太从死亡线走了一趟回来。4.吴祖太在山洞里面施工。山洞忽然塌方,吴祖太牺牲。5.红旗渠正式修建而成,山民们终于可以方便取水。这一系列的速写镜头,组构成一个一心为人民修渠饮水的伟大事迹,在灵魂上给观众以洗礼。在《我们的乌兰牧骑》中:1.萨仁在风雪暴中为救集体的羊而冻坏自己的双腿。2.乌兰牧骑为牧民带来文艺表演。3.巴图与萨仁之间的爱情故事。几乎每一个短剧都聚焦于数个动人的关键点,由这些速写式的动人镜头汇聚成一个个青春与理想的故事。整部剧并未因为各个单元在内容上的差异呈散沙状,这40个“速写故事”本质是一种血脉贯通、顽强不息的中国理想,是一种喷薄而出、焕发着勃勃生机的“大写意”式的中国精神。

  电视剧《理想照耀中国》的40个单元在历史与现实交互而成的空间中,形成一种独特的时代精神与价值氛围。其中每一个体的生命价值与党的精神信仰互为隐喻,每一个短剧故事如同一颗璀璨的珍珠,因红色的文化精神而串联起来,既有机融合,又自成一体。

  同时,《理想照耀中国》通过一系列唯美的镜头,诗意的叙事,在速写式的镜像表达中达到写意的效果。剧中许多镜头叙事精致细腻,入镜的“路”“火”“眼神”等都经过精心设计,体现了电视剧诗化的追求。剧中常用“路”的意象,既有十里洋场、宽阔的马路、乡间的小路等,更有以陈望道为代表的早期共产党人为中国艰辛“寻路”之意蕴。在多集的内容中,都出现“火”“火把”等意象,如茫茫白雪之中,炊事班在远方升起篝火,正是战士们的希望,也是通向信仰之途的亮光。“火”在乌兰牧骑的眼中,是点燃生命的努力,也是党和人民之间情感的交汇。它带来的是牧民的温暖,也是爱情的热度。在蒋先云点着的火柴光亮中,与马克思主义学说一起,构成了一代青年为革命努力奋斗的信仰之光。眼神的意象本质也是理想和信仰的符号化表达。陈望道手中举着《共产党宣言》,指出这就是“未来中国的答案”,其憧憬的眼神透出的是信仰的坚定与未来的希望。当王会悟站在红船甲板的前方,为红船里面正在举行的历史性会议守望时,其面对的红霞万丈的远方,正是中国共产党诞生的庄严见证与希望。

  从美学效果来看,由于短剧的时间短,大多在30分钟左右,时空安排上无法用过于“实”的手法,而采用“诗”的方式完成隐喻或象征的表达。在《真理的味道》中,一开始便是天下着小雨,孩子们在放风筝,起初并没有顺利地飞上天空,最终飞了起来,而结尾处雨停花开。这些唯美的画面都构成了理想意蕴的象征性表达。《雪国的篝火》中,皑皑的白雪、绵延的远山,饥寒交迫的战士们在不经意间发现前方的一堆熊熊篝火,那是战士们越过雪山的希望,也是战胜困难、迎来胜利的希望。薛荣以身作则,带头下岗再就业,她用专业的保洁质量赢得了信任,也换来了自己青春的未来。薛荣干的虽然是日常保洁工作,但她满身都是诗,一曲“山不转水转”正是这一群下岗女工们命运的诗意表达。

  同时也应该看到,《理想照耀中国》中一些单元由于为了凸显主题,从一开始便先入为主,给观众一种不太自然的观看感受。在《远方不远》中,为了突出人物贡献,从头到尾多次出现桥的镜头,让观众理所当然地理解为主人公从小就想造桥。林工的真实故事,观众期待的是林工带领团队如何创新和克难,最后完成桥梁的设计,而剧中却令人感觉有些重点不明,真实的故事如同剧中“远方”这个词一样模糊。同样,《希望的田野》中,故事性偏弱,雷金玉的扶贫创业故事,从失败到成功的过程,剧中没有任何的交代,让观众难以入戏。

  《理想照耀中国》不仅是为建党百年献礼的一部精致作品,更是一个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正能量的新尝试。剧中青春话语与理想话语紧密相融,在历史与现实的细节中,诗意表达了中国共产党人的理想与信仰,为今后的中国主旋律影视剧创作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

  本文系江西省社科规划重点项目“新时期文学的‘现代文学传统’研究与反思”(19WX02)的成果之一

  (作者系江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责编:赵永颜)

客户端下载:

iPhone | iPad

Android Phone | Pad